世界金奖童话库: 奇异的红星

“我现在真的找到失败的原因了,”驴子说,“几个月前我的脚扎进了一根刺,眼下还痛哪。”

大家都来指责喇叭花,小公鸡也找到喇叭花,问它说:“喇叭花,这是怎么回事呀?昨天咱们不是说的好好的吗?”

这话可刺激了杰克。他第二天就出去找活儿干了,给附近的一家农场主打工,挣了一个便士;但是因为他以前从没拿过钱,所以在回家的路上蹚过一条小河时,钱掉进了河水里。“你这个傻小子,”他妈妈说,“你应该把它放在衣兜里。”“下一次我会这样做的。”杰克回答说。

  ●[中]黄庆云
                 
  不久以前,在一个小村子里,住着一个年老的哑巴,他是非常非赏的穷困的。他住在一间矮小的屋子里,走进这屋子的时候要弯着身子,因为门口太低了;出来的时候就要倒退着身子走,因为里面简直狭小得无法转动了。
  看见了这小屋子,哑巴就深深地叹一口气,他想:我走进走出还没有问题,反正我的年纪大了,再活下去也就是一天比一天矮,而且,向煎和退后对我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只是我的儿子正年轻,他要一天比一天地高起来的。他要挺直腰杆子走路,可不要那样把下巴贴在肚子上走路;他要快乐地往前进,不要一步步地往后倒退的哟。
  哑巴有一个儿子,这儿子是他的命根子。这个儿子气力很大,胆子很壮,他今年才十五岁,可是在村子里,投有一样重的东西他扛不动,也没有一个高的山头他爬不上。因为他的气力特别大,所以他的名字就叫做阿力。
  有一天,阿力在河边走,看见一个小小的姑娘提着水桶走过。
  几个有钱人的泼皮孩子正在欺负她。第一个孩子把脚伸出来想绊倒小姑娘,但是小姑娘昂然地走过了。第二个孩子向小姑娘做个鬼脸,小姑娘把口水吐在他的脸上。第三个、第四个扯小姑娘的一双辫子,小姑娘回过头用怒眼望着他们。第五个就踢翻了小姑娘的水桶。阿力忍不住了。他扑上前去,抓住了这几个小泼皮,他们再也别想动了,任从阿力把他们的头碰在一起,碰得砰砰响。阿力就像司令员一样,坐在那里,命令那几个小泼皮拿水桶去河边打水送还小姑娘。
  那几个小泼皮就像蜗牛一样,慢吞吞地把水提着,因为敢于欺负别人的人正是最怯于劳动的人呀。
  小姑娘也没有向阿力道谢,只是握着他的手说:“阿力,你帮助了我,将来我也一定帮助你。”
  到了晚上,阿力到河边去洗脚,他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叫他:“阿力,阿力!”阿力回头一望,却看不见人。阿力又继续洗他的脚。但是,那个声音又响了。于是阿力就四面地找,原来在石头上,坐着一个一尺多长的恶魔。他的脸色非常苍白,用针来刺也刺不出一点血来。他的手脚长得非常纤小,十只手指上都长着长长的指甲。他不做声的时候就像想计谋,笑的时候好像想哭。
  “阿力,你刚才欺负了我的孩子们。”他很激动他说。
  阿力哈哈大笑起来说:“那几个小泼皮都是各人有各人的父亲的,怎么你会是他们的父亲呢?”
  那恶魔说:“大凡会享福而不做工的人,都是我的儿子。”
  阿力又仔细看了他一下,不禁更大声地笑起来说:“不错,看你那双山羊眼睛,我就晓得你们都是那一窝人。”然后他又严肃地向那恶魔说:“就算他们是你的儿子吧,我打也打过了,你想怎么样?”
  那恶魔咧开嘴唇,嘻笑着说:“我也不怎么样。我想叫你把力气都卖给我,你就做我的儿子,从此你用不着做工,可以像我其他的儿子一样地享福了。”
  阿力鄙夷他说:“我才不做你的儿子,我有很大的力气,我什么都可以
做得来。”
  那恶魔冷笑着说:“穷人的力气就是拿来给有钱人用罢了。你做了我的儿子,就有很多人给你出力啦。”
  阿力说:“我不做你的儿子,也不给你的儿子出力。”
  恶魔就呵呵大笑道:“天下间穷人的力气都是卖给有钱人的,力气卖完了,穷人也就完蛋了。不信,我带你去问问人,如果问了三个人都承认我说的是真理,你就答应给我做儿子吧。”
  于是阿力就和他一起走。第一个碰见的是一条驴子。恶魔就问它说:“驴子,驴子,我问问你,穷人的力气是不是注定了要卖给有钱人的?”
  驴子叹了一口气说:“可不是么?像我这头老驴子一样,年轻时膘肥腿壮,毛色润泽,跑得快,驮得重,谁不说我能干?可是我一天到晚地给主人转磨子,渐渐地,我的腿累瘦了,毛磨光了,皮打皱了。我的力气哪里去?我的毛色哪里去?将来,我还不是捱主人一刀子,皮给剥了去做膏药,骨头给拿去煅成灰?唉,唉,任你穷小子有多大的力气又有什么用处呢?”
  恶魔得意地望着阿力,格格地笑起来。阿力说:“我们再找一个人问问吧。”
  恶魔就和他找到他哑爸爸的门前。哑爸爸正在晾衣服。
  恶魔说:“老哑巴,我来问你一些话,要是你觉得我说错了话,你就摇摇头吧。”
  于是恶魔就开始问哑巴,他说:“哑巴啊,当你青春的时候,你的身上也泛着健康的古铜颜色,臂膀里也长着坚实的肌肉,有着很大的力气的,是不是?”
  哑爸爸用眼睛盯着他,点着头。
  恶魔又问下去:“可是,为了养活你这个健壮的身体呵,你就得把力气卖给有钱人。这样,你本来可以扛得起一百斤重的胳膊和肩膀,就得扛上三百斤重了。你本来每天可以走得一百里的脚,就得走二百里了,可是尽管你出了大气力,还是养不活自己,本来要四碗大米饭一顿才填得满的肚子,却只能草草地喝两碗红薯粥捱命了。是不是?”
  哑爸爸的眼睛里充满了怒火,但是他并没有摇头。
  恶魔又问下去:“那未,哑巴啊,你很快就变老了啦,你的背因干重活而弄驼了,你的腿因跑路而跑瘸了,你的肚子饿瘪了。有钱人再也不要你,因为你已经没有力气可出卖了。唉唉,你的健壮到哪里去了呀?你的生命的春天到哪里去了呀?你就只剩下了一副老骨头,一张不会说话的嘴巴,给有钱人赶了出去,像野狗一样死在山头就完了。是不是?”
  哑爸爸咬着牙齿,但是他并没有摇头。
  阿力摇着爸爸的肩膀,说:“爸爸,摇摇你的头吧,怎么让他胡说啊?”
  但是爸爸只叹了一口气。
  恶魔得意地格格地笑起来了,他拉着阿力说:“听呀,我的话就是真理,连你的爸爸都没有否认。”
  但是阿力说:“我们说定了要问三个人,现在只问了两个,还差一个人呢。”
  他们再往前走,看见一个小姑娘站在路上。
  恶魔说:“小姑娘,我对阿力说:穷人的力气就注定是卖给富人的。我们问过驴子,驴子说我说的是真理。我们问过阿力爸爸,他也没有摇一下头。
现在,你是最后一个人了,你就快告诉我们吧,我说的是不是真理?”
  小姑娘说:“你们问我问得正好。我是最懂得道理的。你们问驴子,驴子是畜生,畜生不懂得人的道理。你们问阿力爸爸,阿力爸爸是个哑巴,有道理也说不出。恰恰我是一个懂得道理,又说得出道理的人。”
  阿力就快乐地央她道:“那么你说吧。”
  小姑娘说:“那是有钱人拿来骗穷人的真理,不是穷人的真理。力气是我们穷人的宝贝,我们可以自己做力气的主人。昨天那几个小泼皮还怕我们的力气哩。”
  阿力快乐得跳起来,恶魔生气啦,他的胡子翘得半天高,他顿着双脚把地顿得咚咚响,发狠他说:“好吧。阿力小子,我有心抬举你,收你做儿子,你不做,你等着瞧吧,我和你斗一下法,我给你三年时间,让你做三件事情,如果办不来,你就输给我,那时候,我要你怎么样就怎么样。”
  于是,他们走到河的尽头,那儿有一个深深的土坑。恶魔叫阿力把一颗种子放在里面。然后,恶魔用口气一吹,一块很大很,大的石头便滚过去把它压住。恶魔再吹第二口气,那块大石头就在那里生根了。
  恶魔就说:“呶,这就是第一件,你能够使这粒种子开了花,那么你便赢了我。但是如果在一年以后,大石头没有动,种子长不出花,那么你就输给我了,我就把你十分之九的手力取了去。”
  他们再往前走,到了村子外边。村子外边就是一片茫茫的黄沙。恶魔说:“阿力小子,你能够在这片茫茫的黄沙上种出麦子来,那么你就赢了我,如果在第二年之后,天还是刮黄沙,地还是光秃秃,那么你便输给我了,我就要把你的十分之九的脚力拿了去。”
  然后,他就再不往前走了。他说:“阿力小子,现在是第三件事。这就是要你的哑爸爸开口说话,你的哑爸爸开口说话,那么你就赢了我,但是,如果在第三年之后,你的爸爸紧闭着嘴,一声不响,那么你就全输给我了,你的一切就是我的了。”
  阿力说:“可是,倒过来,如果这三件事都实现了呢?你是不是统统输给我呢?”
  恶魔摇头说,“我断定不会输给你的。这三件事,莫说是三年,就是二十年,三百年也不会实现的。”
  阿力说,“但是,如果实现了呢?”
  恶魔说,“那我就什么都听从你,你要我怎么样就怎么样。”
  阿力说:“好,一言为定。”
  一转眼,恶魔就不见了。
  阿力就要实现这三件事。他天天起来就去推开那石头。他想,他自己的气力这么大,搬开这块石头算什么呢?
  但是,奇怪得很,偏偏那石头就像生了根一样,用尽力气推,休想动它一粒儿米的位置。
  阿力在它旁边浇水、拨土,但是石头总还在那儿,种子总不见伸出头来。
  太阳落下去了又升上来,月亮缺了又变圆,但石头总是在那儿动也不动,种子总也不长。
  一年过去了。唿哨一声,恶魔又在阿力面前出现。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狞笑一声,伸出手来把阿力拉了一把。
  一阵冷气侵过阿力的全身,他抖了一下,他试试用手再去推石头,双手
已软弱无力了。恶魔已把他的十分之九的手力要去了,现在只有一分的力在他手里了。
  阿力就再也不推石头了。他到黄沙地那里去,用脚把松散的黄沙踩实。他的双脚还是精力充沛,小石子在他的脚下可以踩成碎沙。他相信,这双脚也同样可把散碎的沙子踩成黄泥的。他把麦子撒在沙地上,他在踩着沙,小姑娘帮他拿水来浇。好容易才等得麦子抽出青青的苗来。可是这小小的嫩苗有什么用处呢?只要吹来一阵狂风,若不是挟着一大堆黄沙把麦苗活活地埋掉,就是把麦苗刮得无影无踪了。
  他们不断地种麦,但是风也在不断地刮。
  太阳使日子变短了又变长,月亮使影子伸长了又缩短;但是黄沙地上还是空空的,还是一望无际的一片。
  两年过去了,那恶魔又来了。他只是狠狠地狞笑两声,什么也没有说。
  他朝阿力的腿只一踢,阿力的腿瘫软下来了,恶魔已把阿力十分之九的脚力要了去,在阿力的脚上只有一分的力了。
  三件事有两件事失败了。阿力也累透了,他躺在地上,开始掉下泪来。
  小姑娘走来了。她安慰阿力:她对他说:“阿力哥哥,再不要在村子里待着了。你要起来,到外头去,找到能帮助你的人。”
  阿力说:“我还要到哪里去呢?我的手已经变软弱了,我的脚已经酸麻了,我还能到哪儿去呢?”
  小姑娘说:“我屋背后有一条小路,到天快要亮的时候,我常常听到有一些脚步声从那里走过。我还听到一些轻轻悄悄的声音说,在北方那里有一个能力很强的人,他们都去找他。为什么你不去找寻这个人?或许他能够把你失掉的力气还给你呢。”
  阿力的眼睛亮起来说:“这是我唯一的路了,如果真的有这个人,我马上就去找他。哪怕是只有一分力量还在我的身上,我现在就走!”
  小姑娘送他到路上,说:“我这里有一双鞋子送给你。你赤着脚走会弄伤脚,要穿着鞋子走路。你走得疲乏了,就看看那鞋子,看了鞋子就想到家里有人等你回来,你就重新有精神了。”
  阿力接过鞋子,就注前走。
  这是一双非常美丽可爱的鞋子,是小姑娘亲手一针一线地缝的,阿力一生没有穿过几双鞋子,他珍视鞋子胜过珍视自己的脚。
  他没有把这双鞋子穿在脚上,他把这双鞋子揣在怀里。
  石子刮破他的皮了,他还是光着脚,沙子卡进脚板里了,他还是光着脚。那双美丽的鞋子不是放在脚底下而是放在挨近心窝的地方的,那双鞋子不是用来穿而是用来看的。
  当他最疲乏最疲乏的时候,他一看那双鞋子,他又觉得兴奋起来了。他说:“我的最后一点力还没有用尽哩,家里还有人在等我,我不是一个人的啊。”于是他又起来走路了。
  快一年了,他走了许多的路了,还没有找到他要找的人。他的脚板破了又结茧,结了茧又破了,血和汗交替地浸渍着他的双脚。最后,他再也受不住了。他要把那双美丽的鞋子穿起来,好舒服地走路。于是他就坐到一条溪水的旁边,去把双脚洗干净。
  这时候,路上起了滚滚的沙尘,有一大群人走过,经过这溪水,他们停
下来,也在那里洗脚。当中有一位身材很魁梧的人,就坐在阿力的身旁,他的脚布满了老茧和伤痕,鲜红的血还在上面淌着。阿力就问他说:“你们走了多少路,把脚弄得那么多伤。”
  那人微笑着说:“我们走了二万五千里的路过来。”
  阿力说:“你们干么要走那么远的路呢?”
  那人说:“我们要把真理传给穷哥儿们。我们要走的路还多着哩。”
  阿力从心里喜爱这个人,他觉得这个人的血就像是他自己流的血。他从自己的怀里,也就是最贴近他心窝的地方,取出了那双美丽的鞋子。他说:“这是一个穷姐儿做的鞋子,让我给你穿上它,使你走路走得舒服些吧。”
  那个人用慈爱的眼光望着阿力,把一颗灿烂发光的红色的星交给阿力说:“阿力,这是一件宝贝,我曾经用我的性命去保卫过它。现在,我把它交到你的手上了。这是一件奇异的宝贝,只要在好人的手里,它就发生力量,你和更多的人在一起,它发生的力量就更大。用你的力量给好人做事,用你的力量狠狠地打击坏人。这颗宝贝就永远不会离开仰了,现在,回到你自己人那里去吧,他们在等着你啊。”
  那个人和他的一大群在一起,像闪电一样飞跑去了。阿力把红星紧握在手里,真奇怪,他全身的力量都回来了,不,不只是回来了,而且增加了十倍、百倍。他朝着来的路走回去,来的时候一天走十五里,回去的时候一天走五百里;来的时候走大半年,回去的时候走三天。
  他回到了家乡,他到了那河水的源头,那块大石头还顽固地站在那里,但是阿力轻轻地用两只手指一推,那块大石头就滚开了。他把那颗红星取出来,红星闪着星星一般耀眼的光芒,当这些光照耀到那种子上,那种子立刻抽出芽,伸出枝,发出叶,开了一朵红艳艳的花朵,红得像那个人脚上流的血,红得像他手上的红色的星星。
  他跑到村子外头那块黄沙地上。黄沙还是那么一望无际,只有青草儿在上面生长。“我该想出一个办法来才成啊!”阿力心里想。他就把那红垦放在心窝旁边,突然,他想出了一个新的主意了。他真奇怪以前为什么没有想出这个方法来。他快乐得差不多叫起来了。
  他把麦种撒在草地上,叫着:
                 
  好青草,好青草,
                 
  快把麦子的根系牢。
                 
  别让大风把它吹跑了!
                 
  然后,他从怀里把红星取出来。当红星的光照到麦子上面时,麦子都茁壮地长出青葱的苗来了。青草儿像保护孩子的保姆般,拉着它们的根子,它们站紧在那里了。
  阿力又从地上采了一些树苗,把它们一株一株地种起来,阿力对它们说:
                 
  小树苗,快快长,
                 
  长成一道小围墙。
                 
  不让狂风来来往。
                 
  他把红星在空中一扬,那些红光一照到树苗上,树苗都挺直了腰杆子,
像一群小哨兵站在那里了。
  他是那么地快乐,他要找他的爸爸。他跑到他那间矮小矮小的屋子面前,高声地叫着“爸爸,爸爸”,只听得里面“吽吽”的应了两声。
  “是谁咧?”阿力心里想。他正弯着身子,准备进去。可是一低下头来,就不禁笑起来了。原来应他的不是爸爸,而是一头驴子。这个屋子住了驴子,那么爸爸哪里去了呢?
  他回过头来,小姑娘已站在他身旁了,她笑盈盈他说:“你找爸爸,你跟我来这里吧。”
  他还来不及和小姑娘仔细谈话,他已给一切吓得呆住了。他的爸爸原来是在一个挺大挺大的院子里,以前就是有钱人的家。它是那么高,你就竖起旗杆也可以走进去;它里面是那么大,可以在里面团团转,开会议,或是打野战。许多叔叔伯伯,姑姑姊姊们正在里面开会呢。
  而且,还使他吓呆了的是:他的哑爸爸在群众里面讲起话来了,他的声音是那么响亮,那么雄壮,好像一百个人,一千个人在讲话。
  “爸爸!”阿力高声叫着奔过去。
  但是小姑娘拉住他,说:“你别吵,你的爸爸是我们乡里的人民代表,他在发言哩。”
  可是,群众已经听到阿力的声音了,大家叫他过来,大家拥抱着他。爸爸告诉他说,爸爸原来不是哑巴,因为在从前,穷人们的话不当是话,所以他索性装作哑巴就是了。现在他可以自由说话了,他的话要说三年也说不完,他的每一句话都是一分力量。
  小姑娘告诉阿力,就在两天之前,一个穿着她做的鞋子的人曾经到过他们这里来,帮助他们和那恶魔的儿子们斗争,现在他们已经战胜了恶魔的儿子们,把他们关起来了,只是那恶魔还找不着。
  阿力听了,不禁高声地叫起来:“乡亲们!这正是那个人啊!我找到他了。大家到外面去,看看他给我们的宝贝吧。”
  大家跟阿力到河边去,看见刚刚才长出来的那朵红花越加盛开,越加美丽。阿力把红星拿出来,见了这么一大伙几人,红星放出了无比的光芒来,刚刚还是星星的光辉,现在就仿佛是第二个太阳。这些光线一照到那朵红花上,那朵红花立刻变做千朵万朵,开满了河边,映在那清凌的水里,好像两个天空的红星星会在一起。
  大家又跟阿力跑到村子那边,初长成的麦子像在和他们点头,新鲜的树苗在等待他们检阅。阿力把红星举起来,红星的金闪闪的光芒照到大地上,刹那间,麦子像箭一样长高起来,麦子盖满了整个沙地,翻腾着青绿的波浪,在麦浪尽头的地方,就是长得高高的树林,像一条翠绿的飘带似的围着这个麦海。风儿在那边高喊着冲锋号,却没法冲得进来。
  群众都快乐地欢呼,第一次在他们的村子里,在沙子上种出了青绿的麦子来了。他们都涌过去,把杂在麦子里的青草除掉,麦子已在地上生根了。
  当大家在拔除杂草的时候,发现在一堆蓬乱的草堆里,那恶魔正在里面躲藏着,他双手掩着脸,在那灿烂的红星光芒底下,睁不开眼睛。阿力把他一把抓了出来。
  恶魔发着抖说:“你胜利了,阿力,请你饶恕了我和我的儿子们吧。”
  阿力说:“你的儿子们,如果肯好好的使用自己的气力,好好的做工,我们还让他们在这里。至于你这个老恶魔,却是作恶太多,我们再不能饶恕
你了。”他就把河边那块大石头举起来,把恶魔压死在下面了。
  村子里开了盛大的晚会,唱歌的唱歌,跳舞的跳舞,不,我说错了,其实是唱歌的又跳舞,跳舞的又唱歌呀。这个宴会我也参加了呢。
  我问阿力说:“阿力,能够把那颗奇异的红星给我看看么?”
  阿力笑着说:“你要看红星么?红星已长在每个人的心窝里了,你瞧瞧吧。”
  我仔细一看,原来真的人人的心窝都有了一颗红星,它正在不断地把力量给与人们。
  而那些人呀,我从他们的快乐而坚定的脸孔看来,我知道,他们都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保卫它的。
  选自《奇异的红星》广东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

一头毛驴不自量力,竟敢和一匹专供打猎的骏马赛跑,较量的结果很可悲,驴子遭到了耻笑。

朋友们知道了,都来到小松鼠家。

于是,星期四的时候,杰克给另外一个农场主打工;那个人同意送给杰克一大块奶油干酪当作工钱。傍晚的时候,杰克拿了奶油干酪,放在头上顶着往家里走。等他回到家,奶酪都不成样子了,一部分化得无影无踪,另一部分缠结在他的头发上。“你这个傻小子,”他妈妈说,“你应该双手托着,小心谨慎地把它带回来。”“下一次我会这样做的。”杰克回答说。

“请原谅,”里德霍特神父说,“如果我今天的布道不够深刻、感人,没有满足大家对一位莫斯海姆的荣幸的摹仿者所抱的期望。我嗓子哑了,各位听见的,哑了已有八天。”

有小伙伴们的陪伴,还有大家带来春天的气息的礼物,小松鼠很开心,即使现在自己是休养的状态下,也拥有极好的心态面对生活。每天看着小猪送来的鲜花,属于春天的鲜花。听着小兔子送来的录音机,里面有各种小动物的声音,这不就是春天的声音吗?

到了下个星期一,懒小子杰克又出去找活儿干了,这回是给一个养牛场的场主打工;那人送给他一头小毛驴作为他的辛苦费。杰克发现把驴子举到肩膀上很费力,但最后他还是这样做了,他扛着一天的酬劳慢慢地往回走。说来凑巧,在杰克回家的路上,住着一个大户人家;那户人家有一个独生女儿,长得俊美可人,只是又聋又哑,长到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笑过。给她看病的医生都说,要到哪一天有人把她逗笑了,她才能开口说话。那天,这位年轻的小姐正往窗外看风景,恰巧看到杰克扛着驴子从她窗前路过,驴子四脚朝天,乱踢乱舞,这情景太滑稽、太奇怪了,姑娘禁不住爆发出一阵大笑,并且马上能开口说话,既不哑也不聋了。她父亲高兴坏了,履行诺言把女儿嫁给了懒小子杰克。于是,杰克成了一个非常富有的绅士,他和妻子住在一座很大的房子里。杰克的妈妈也和他们住在一起,过着非常非常幸福的生活,一直到老。

第二天,我们的驴子驮着垃圾,人们遇到这个家伙,不是远远地跑开,就是躲到门洞里不出来。

星期五,懒小子杰克又出去干活了。这一次他是给一个烤面包的人打工;那人没有别的东西给杰克,只能送他一只大公猫作为酬劳。杰克抱起公猫,小心翼翼地双手托着往回走,但是不一会儿的工夫,猫咪就又抓又挠,他忍受不了;不得不把大猫放了。杰克回到家的时候,他妈妈对他说:“傻小子,你该用根绳子拴着它,把它牵回来。”“下一次我会这样做的。”杰克说。

小松鼠把花凑近鼻子嗅了嗅闻了闻,哇!好香好香!充满了春天的味道。

从前,有个小伙子名叫杰克。杰克和妈妈一起住在村子里的公地上,娘俩一直过着穷苦的日子。老妈妈靠纺线织布为生,可是杰克却懒透了,什么活儿都不干,只知道热天里舒舒服服地晒太阳,冬天里坐在炉边烤火。所以大家都叫他“懒小子杰克”。杰克的妈妈一点也支使不动他。星期一的时候,他妈妈只好跟他说,如果他还不开始找活儿干,挣钱糊口的话,她就把他赶出家门,让他自己爱怎么过就怎么过。

有这样一个心态好的家伙,不管世人如何评说,他总是把不利自己的一切,想成是有益的。

星期三的时候,杰克又出去干活儿了,给一个养奶牛的人打工;那人给了杰克一罐牛奶作为他一天工作的报酬。杰克拿起牛奶罐子就放进了上衣口袋里,才走到半路上牛奶就全洒光了。“天哪!”老妈妈喊道,“你应该把它顶在头上带回家。”“下一次我会这样做的。”杰克说。

小猪捧来一束花,对小松鼠说:“好朋友,看我给你带什么来啦?一束漂亮的鲜花!这可是我刚刚从草地上摘来的哦!”

于是,星期六的时候,杰克又去给一个屠户打工;那人一点也不吝啬,送给杰克一大块肥美的羊前腿作为犒赏。杰克拿了羊肉,用一根绳子系好,然后一路上在地上拖着往回走。等他回到家的时候,羊肉已经糟蹋得不成样子了。这一回,他妈妈对他可没有那么耐心了,因为第二天是星期天,看来她不得不用卷心菜对付着当饭吃了。“你这个大笨蛋,”她冲着儿子说,“你应该扛在肩上带回家。”“下一次我会这样做的。”杰克回答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