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音响

  下垄钨矿,属“世界钨都”江西大余县境四大国有钨矿之一。

图片 1

摘要:
七月的庭院里,紫背草、小野菊热情地绽放着美丽的小花朵,它们虽不张扬,却彰显着旺盛的生命力!每天夜晚,与这些杂草小花一起演绎仲夏之歌的还有一群可爱的小家伙,它们就是一群“自然界的音乐家”——鸣虫。自然界的音乐家什么是“鸣虫”
对古人而言,“虫”泛指地上爬的小动物,比如蛇、蛙、蜥蜴等,他们只把螽斯、蟋蟀叫做“鸣虫”。现代人则把蝗虫和蝉加上,将这四类小昆虫统称为“鸣虫”。它们在炎炎夏日里鸣声不断,有时独奏,有时重奏,更多的时候是合奏……螽斯、蟋蟀、蝗虫和蝉这四类鸣虫中,除了蝉是同翅目以外,均是直翅目的昆虫。它们通常是为了求偶或宣示领域而鸣叫,而且除了极少数的种类以外,只有雄性鸣虫才会鸣叫。雄蝉像个声乐家,它的服务部有个发音器,腹瓣就是为了发出声音而特化的结构,它通过肌肉的收缩并经由腹腔的共鸣而高歌。雄性螽斯、蟋蟀和蝗虫偈个小提琴家,雄螽斯和雄蟋蟀会高举前翅相互磨擦,雄蝗虫则以后脚和翅膀相互弹搽,产生各种清脆悦耳的求偶之声。所以说,雄蝉像个枝桠上的男歌手,雄螽斯和蟋蟀则是个爱在草叶间演奏的小提琴家。实地观察长见识鸣虫之歌的季节已经来到,到底鸣虫们为什么会在夏季鸣叫
它们如何发声 各类鸣虫会发出怎样的声音
或许,这些答案都能从书上或网上查到,但爸爸妈妈带着宝宝实地考察一番,不仅乐趣多多,还可以发现一些资料上没有的奥妙。就拿常见的蟋蟀来说吧,这个公园、屋角、石缝下的小提琴家,在我们居家附近不难找到。它喜欢在白天还是晚上鸣叫
几点开始叫 它喜欢在晴朗的天气还是潮湿的环境中鸣唱 它喜欢独唱还是合奏
如果有其它雄蟋蟀靠近,它鸣叫的情形会不会有变化
如果有母蟋蟀靠近,它会怎样……太多的研究主题正等着你和孩子一起去发现哦!美丽世界就在你身边或许你会问:到哪里观察鸣虫呢
晚上带孩子看会不会有危险
有太多的时候,我们常因种种借口或嫌麻烦而不愿带孩子出去。其实,观察鸣虫根本无须走远,就在住家附近的公园、校园或是自家庭院,只要有草叶的环境都是绝佳的观察地点,右附近有水池或小块湿地,那么可以观察的东西就更多了。晚餐后,带着小手电筒与孩子一起探索夜间的虫鸣世界,你会发现夏夜是如此的美丽而神秘。夜赏虫鸣之歌,不仅能锻炼孩子的注意力,和观察力,更能培养孩子热爱大自然、尊重生命的情情。文:Lesia摘自《母婴世界》

作者:史遇春

  我生于下垄,童年居住龙尾溪畔矿家属区。这里,清溪潺潺,鱼虾成群,水鸟栖息,花草芳香,“小桥、流水、人家”参差错落,别有神韵,犹如一幅随意点染的水墨画。

蟋蟀是靠翅膀发出鸣叫声的,而蟋蟀不同的音调和频率所代表的含义都是不同的,蟋蟀一般在夏季的时候鸣叫比较多。

老舍先生的话剧《茶馆》,是中国当代戏剧作品中的经典。这部剧作创作于20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时至今日,六十年过去了,《茶馆》还在舞台上演,受众依然兴致勃勃。《茶馆》展示的是戊戌变法【清德宗光绪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军阀混战(清末民初时期到抗战之间)、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前三个时期近半个世纪的社会风云变化。

  那时还没有电视,家里也没有收音机,偶尔看上一场电影,高兴得跟过节似的。而门前清溪潺潺虫鸣声,似流淌的动人音乐,深深地印记着我童年的时光!

蟋蟀(xīshuài)(Gryllulus;Gryllus)无脊椎动物,昆虫纲,直翅目,蟋蟀总科。亦称促织,俗名蛐蛐、夜鸣虫(因为它在夜晚鸣叫)、将军虫、秋虫、斗鸡、促织、趋织、地喇叭、灶鸡子、孙旺,土蜇,“和尚”则是对蟋蟀生出双翅前的叫法。据研究,蟋蟀是一种古老的昆虫,至少已有1.4亿年的历史,还是在古代和现代玩斗的对象。

说到茶馆,那么,清朝京师的茶馆究竟是怎样的情况呢?

  山涧虫吟多才多艺,一点都不比人类逊色。想听合唱,最好选择炎夏或初秋的中午,童伴们山涧嬉水乏了,摸鱼捞虾累了,心疲了,随意找一处溪河边坡休憩,静静地聆听。这时的虫们是最亢奋的,处于最佳状态的歌手们,争先恐后,毫无保留地献上各自的绝技。

全世界已知22亚科55族595属(包括17个化石属),约4649种(亚种)(包括50个化石种)。该科昆虫体长大于3mm,缺少鳞片;触角丝状,长于身体;跗节3节,前足为步行足,胫节常具鼓膜听器,后足为跳跃足;多数种类雄虫前翅具发声结构;雌性产卵瓣发达,呈刀状、矛状或长板状。

清人陈恒庆《谏书稀庵笔记》中的《京师茶馆》一节,就是对清朝京师茶馆的记述,本文即依此成章。

  尤其隐匿在树丛草间众多的蝉,太阳越晒,叫得越响。虫们使劲地抖动翅膀,无所顾及地亮开嗓门“姐呀姐呀”、“嘶必哑嘶必哑”、“叽咕叽咕苞秀”不停地嘶叫,很投入很动情地演唱起来。伴随清莹的溪水蜿蜒起伏,时而打着漩儿急流高歌,时而缓缓地低声吟唱,把炎热的天气渲染得有了不同的韵味。

蟋蟀利用翅膀发声,在蟋蟀右边的翅膀上,有一个像锉样的短刺,左边的翅膀上,长有像刀一样的硬棘。左右两翅一张一合,相互摩擦。振动翅膀就可以发出悦耳的声响。

陈恒庆曾经在京师担任清廷的官员多年,他对京师社会的观察十分细致。在陈恒庆的笔记中,对京师的很多平常生活场景都有记述。很庆幸他的有心,让我们能够在百年以后,通过文字,穿越回那个时代,见识那时的社会风貌、人情风习。

  我原以为所有的蝉都会鸣唱。后来阅读科普书籍《花园里的秘密?蝉》,方知并不是每只蝉都会唱歌,那些唱歌的都是雄蝉。如倾心细听蝉鸣,便会听出雄蝉们用不同的鸣叫声来完成不同的行动。集合时的叫声高昂激越,求偶时的叫声轻快而绵长,像说不尽的甜言蜜语,遇有危险时的叫声则粗厉急促,像拉响的警报……

此外,蟋蟀的鸣声不同的音调、频率能表达不同的意思,夜晚蟋蟀响亮的长节奏的鸣声,既是警告别的同性禁止进入,又可求偶。当有别的同性进入其领域内,它便威严而急促地鸣叫以示严正警告。

清朝京师的通衢大道之中,一定会有好多处茶馆。

  日头到岭夜幕降临,蟋蟀演唱会开场了。娇小玲珑的金铃子,睁开绿色的复眼,“li…li…li”,节奏短促,连续鸣叫,既有金属声的响脆,又有环珮声的玉润,逗得浑身油光闪亮的油葫芦:“居…,优,优,优”的振翅高歌;接着细狭的麦杆蟋:“齐,齐,齐,齐(Qi)”,节奏缓慢,轻悠唱和;无数萤火虫摇曳着从山溪草丛升起,闪着银白灵动的亮光飘忽地穿来穿去,犹如古代仕女“翩翩者鵻,载飞载下。”;此时昼伏夜出的纺织娘,也欢快地唱起了“织,织,织,织”的主旋律,音高韵长,时轻时重,犹如纺车转动,赛过那催眠曲,让辛苦了一天的人们,甜甜蜜蜜地进入梦乡。

一般在夏季的8月开始鸣叫,野外通常在20度时鸣叫得最欢,10月下旬气候转冷时即停止鸣叫。雄虫遇雌虫时,其鸣叫声可变为:“唧唧吱、唧唧吱”,交配时则发出带颤的“吱……”声。当两只雄虫相遇时,先是竖翅鸣叫一番,以壮声威,然后即头对头,各自张开钳子似的大口互相对咬,也用足踢,常可进退滚打3~5个回合。

为什么会有这么些茶馆呢?

  蟋蟀优美动听的歌声并不是出自它的好嗓子,而是它的翅膀。仔细观察,你会发现蟋蟀在不停地震动双翅,难道它是在振翅欲飞吗?当然不是了,翅膀就是它的发声器官。因为在蟋蟀右边的翅膀上,有一个像锉样的短刺,左边的翅膀上,长有像刀一样的硬棘。左右两翅一张一合,相互摩擦。振动翅膀就可以发出悦耳的声响了。每到繁殖期,雄性蟋蟀会更加卖力地震动翅膀,用动听的歌声,寻找佳偶。其中歌王当属长颚蟋蟀。体长可达20毫米左右,触角长约35毫米,因两颗大牙向前突出,故名长颚蟋蟀,俗称克斯,雄虫遇雌虫时,其鸣叫声可变为:“唧唧吱、唧唧吱”,交配时则发出带颤的“吱……”声。

每到繁殖期,雄性蟋蟀会更加卖力地震动翅膀,发出动听的声音,以吸引异性。

主要原因是,满洲人早上有饮茶的习惯。

  雄虫好斗,当两只雄虫相遇时,先是竖翅鸣叫一番,以壮声威,然后即头对头,各自张开钳子似的大口互相对咬,也用足踢,常可进退滚打3~5个回合。然后,败者无声的逃逸,胜者则高竖双翅,傲然地大声长鸣,显得十分得意。

正常情况下蟋蟀都是独居性的,不和其他的蟋蟀住在一起。

旗人早晨起来,盥洗之后,就要饮茶。富贵人家呢,基本都是在自己的家中饮茶。那些家境一般、生活闲散的人,往往都会聚集到茶馆之中饮茶。

  蟋蟀因其能鸣善斗,自古便为人饲养。据记载,中国家庭饲养蟋蟀始于唐代,当时无论朝中官员,还是平民百姓,人们在闲暇之余都喜欢带上自己的“宝贝”,聚到一起一争高下。据研究,蟋蟀是一种古老的昆虫,至少已有1.4亿年的历史。

就是因为旗人早上有饮茶的需求,这才催生了京师茶馆的兴起与繁荣。

  童年旧居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属土木结构的平房,两间住房与厨房连通,没有卫生间。起夜路过厨房常见到一种叫灶马的虫子,长得像蟋蟀,又像蝗虫,它们喜居在灶台上,不用饱受夏季的火热和冬季的寒冷,一年四季都可欢快的鸣叫。灶马的叫声不甚响亮,虽音色不佳,但若有几只同时“唧唧唧”地叫成一片,倒也十分热闹。

记得,中国人最常用的问候语是:“吃了没?”

  虫们随心所欲,不讲什么规矩,近乎杂乱无章的演唱,却让人感到洒脱自然、清新别致、韵味绵长。没有谁能阻止虫们的鸣唱。那样的音乐比江河的波涛声,坚冰的破裂声,山岩的崩塌声,金属物的撞击声或摩擦声要美妙一千倍,精彩一万倍。因为那是生命的声音!

清朝京师满洲人早晨的问候语却稍有不同,他们早上见面后,一定会问:“喝茶不?”

京师的茶馆之中,有茶壶,有茶碗,有点心,还有随意小吃。一切小的饮食,茶馆里面还是挺齐备的。所以,旗人早晨在茶馆,不只是单纯饮茶而已,也有可配茶的点心和随意小吃供食用。

茶馆之中,除了饮食之外,还兼着卖点酒。看来,茶馆想得还是蛮周到的,茶喝过了,如果高兴起来,想喝点小酒,也不用再跑去别处沽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