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莆京:神州互联网法学,冲出国门闯世界

发展近二十年的中国网络文学似乎正迎来一些重大的转变,从最早的虚拟架空到越来越多现实主义题材作品的出现,从丰富多元的类型细化到雅俗共赏的作品浮出水面,从主打“大众读者”的整体到分出不同读者取向的支流,甚至读者面也从国内扩大到了全球各地,等等。这些转变一方面得益于网络文学内部机制的自我更新和大量文学资源的转化,另一方面也与近年来自上而下学院与理论的及时介入互动不无关系。

新莆京 1

在过去的10年里,中国网络文学爆发式成长是一个令人称奇的现象,从最初的业余爱好者自发创作、交流到逐步商业化,进而成为价值急剧上升的热门互联网内容产业,网络文学每年吸引的读者高达2.57亿人次。由网络作品改编而成的影视剧屡创佳绩,以《琅琊榜》等为代表的网络改编作品内容深刻、制作精良,改变了公众对网络文学的认识。

新莆京 2

本月初,由上海市新闻出版局支持、阅文集团主办的第一届网络原创文学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揭晓,众多存在于网络文学世界的优质现实主义作品被筛选而出;而几天后,一则“火爆的专门翻译中国网络文学的国外网站”的新闻在网文界和读者中引起关注。这两则新闻并非偶然现象,实则也是网络文学发展之后形成的内外驱动力使然。

北美中国网文翻译网站Wuxiaworld(武侠世界)拥有“百万级老外读者”已经不是新闻。自2014年12月建站至今两年多,已迅速蹿升为全球Alexa排名954的网站(2017年4月7日Alexa统计数据),日均独立访问者达97.92万,日均页面浏览量达1449.22万,在全球综合排名远远超过了建立近20年的中文网络文学网站“起点中文网”(2017年4月7日Alexa排名为16128)。约1/3的访问用户来自美国,其他用户来自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印度、加拿大、巴西、德国、英国、澳大利亚、新加坡、马来西亚、法国、泰国、俄罗斯等近百个国家。

在公众印象里,充满神秘色彩和东方特色的中国网络文学是极其本土化的文学类型,比纯文学更难令国外读者接受。但事实上,越来越多的国外读者正被中国网络文学所吸引,他们自发地翻译热门作品,讨论情节,交流翻译经验,甚至有人为此专门学起了汉语。

2016中国数字阅读大会在杭州举行。数字化阅读为网络文学的蓬勃发展开辟了新路。
资料图片

对于熟悉网络文学的读者而言,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其实早已是网络文学类型划分中的一部分,包括都市、军事等在内的网络文学类型,每年都会诞生数字惊人的作品数量,然而如何从中发掘出优质作品,却并非易事。去年,阅文集团在宣布启动网络原创文学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时便意识到,他们面临的难题并非是缺少作品,而是缺少发现作品的机制。当时CEO吴文辉表示,当他看到像《材料帝国》这样的作品在互联网上崛起时,意识到网络文学的土壤不光可以孕育出玄幻、科幻类作品,也完全可以诞生出优秀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这也说明,现实主义题材的内在能量在任何时代、任何体裁的文艺创作中都有其强大的生命力。

从昨天由我国港台地区向东南亚、韩国、日本等亚洲文化圈辐射,到今天“强势出海”进军欧美等英语国家,中国网文“出海热”令我们倍感欣喜。有专家称,将中国网络文学打造成可与美国好莱坞、日本动漫、韩国电视剧并驾的代表国家软实力的世界流行文艺这一文化战略目标水到渠成自然被提出。但也有专家指出,从文化到技术的种种问题,决定着中国网络文学在传播上势必不会多快好省。人们自然会追问:“出海热”之后,中国网文是否足以以“世界四大文化奇观”之一的身份在世界文化版图上“攻城略地”?

外国网友迷上中国网文

新莆京 3

一年后,阅文集团旗下网站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增速超过了一倍,从6000部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的这批获奖作品让外界感到惊喜,这些作品涵盖了改革历程、社会热点、生活变迁、优秀文化等多个领域,作者年龄也呈现出大跨度的特征,以获得特等奖的网络文学都市类型作家Wanglong的《复兴之路》为例,小说讲述了大型国企红星集团在困顿中改革、迎来复兴的故事,生动精彩地描写了一个陷入重重发展困境的国有企业寻求振兴的艰辛与努力,以文学的方式为大时代留下精彩注解。而在一等奖获奖作品中,“90后”青年作家、传统曲艺爱好者唐四方的《相声大师》在科普曲艺的同时又不失精彩的故事性,深受读者欢迎;二等奖作品中,编剧李开云的《二胎囧爸》则以“二胎”为线索,展现年轻夫妻的家庭与社会生活,是一个备受影视剧改编欢迎的故事题材。这些获奖作品介入现实的力度与广度也让外界看到网络文学的新力量,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徐炯因此表示:“现实主义题材的写作正在帮助网络文学打破套路化、模式化的症结,注入更新鲜、生动的能量,拓展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中国网络文学纷纷“出海”

自发翻译网站多达上百

英文世界最大的中国网络文学网站——武侠世界。 资料图片

网络文学的新能量不仅在类型上获得了拓展和深化,从文学传播的角度而言,它也因自身优势迅速在全球得到阅读反馈。近日,位于北美的WuxiaWorld(武侠世界)网站在国内网文界走红,原因在于,这个北美最火热、月点击量逾1亿的网站,依靠的是翻译中国网络文学作品为其主打内容,目前已翻译了20多部知名网络文学作品,包括我吃西红柿的《盘龙》《星辰变》在内的完整作品译文大受国外读者欢迎。据网站统计,WuxiaWorld日访问人次为30多万,读者来自全球一百多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其中人数排在前五位的国家分别是美国、菲律宾、加拿大、印度尼西亚和英国,北美读者约占总数的三分之一。它的成功模式也很快引来一大批跟随者,近两年来,已有近百家类似网站在国外建立,其中获得稳定发展的有十几家,如果说WuxiaWorld翻译作品偏向于玄幻、仙侠类型的话,仅次于该网站的Gravity
Tales的类型则更为丰富,既有仙侠小说代表作之一的《凡人修仙传》,也有都市娱乐类型小说《我真是大明星》、网游小说《全职高手》等作品。

“中国网络小说让美国小伙戒掉毒瘾。”

“武侠世界(www.wuxiaworld.com)”是目前英文世界最大的中国网络文学网站,内容以玄幻、武侠、仙侠为主。截至今年11月,“武侠世界”在全世界网站点击率排行榜上竟然排到了第1536名,日均页面访问量达362万次。读者来自全球近百个国家和地区,其中来自美国的读者占了近1/3,其余大都来自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加拿大和德国。到2016年6月底,武侠世界上已拥有两部翻译完毕的中国长篇网络小说——我吃西红柿的《盘龙》和《星辰变》,以及正在翻译之中的18部中国网络小说。

在过去的10年里,中国网络文学爆发式成长是一个令人称奇的现象,从最初的业余爱好者自发创作、交流到逐步商业化,进而成为价值急剧上升的热门互联网内容产业,网络文学每年吸引的读者高达2.57亿人次。由网络作品改编而成的影视剧屡创佳绩,以《琅琊榜》等为代表的网络改编作品内容深刻、制作精良,改变了公众对网络文学的认识。

事实上,这并非是中国网络文学作品“走出去”的先例,多年前,中国网络文学作品已在东南亚地区广为传播,记者从对网络作家如唐家三少、血红、耳根等人的采访中获悉,许多知名网络作家早有多部作品在海外出版,如《盗墓笔记》《锦绣未央》《何以笙箫默》等作品早已进入了一部分国外年轻读者的阅读视野,然而,像WuxiaWorld这类大批量翻译作品为主的网站,的确是从去年开始兴起的新现象。

前不久,很多人的朋友圈曾被这样的内容刷屏了。

类似的翻译中国网络小说的个人网站如今已有上百家之多,虽然大部分没有能长期坚持翻译和更新,但也有“后起之秀”,例如规模仅次于武侠世界的Gravity
Tales。在2016年6月24日,Gravity
Tales的总点击量超过了2.5亿,更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武侠世界里清一色的玄幻和仙侠小说,Gravity
Tales上的小说类型更加丰富,正在翻译的14部中国网络小说里,既有仙侠小说的代表作之一《凡人修仙传》,也有近来大火的都市娱乐小说《我真是大明星》,以及蝴蝶蓝的网游小说《全职高手》。值得一提的是,虽然Gravity
Tales仍以英语翻译为主,但也开始出现其他语言的翻译版本。

在公众印象里,充满神秘色彩和东方特色的中国网络文学是极其本土化的文学类型,比纯文学更难令国外读者接受。但事实上,越来越多的国外读者正被中国网络文学所吸引,他们自发地翻译热门作品,讨论情节,交流翻译经验,甚至有人为此专门学起了汉语。

从中国文学“走出去”的角度而言,网络文学的确自带有天然优势,在国外发达的类型文学市场背景下,大众读者对来自中国的网络文学阅读更有熟悉感,阅读障碍也更少,因此我们也会发现,玄幻、武侠、仙侠等类型是其中最受欢迎的部分,这些作品往往是作者从中国传统文化中获得灵感和元素,构筑了一个有着中国传统文化格局的文学新世界,为国外读者带来耳目一新的阅读体验,加之通行于全球通俗文学的幻想元素,自然也是他们的首选阅读对象。不仅如此,记者也发现,部分国外网站上已出现了国外作者模仿中国网络文学而创作的作品,如Gravity
Tales的原创栏目已有多部英文小说,其中《Blue
Phoenix》(《蓝凤凰》)就讲述了一个典型的为拯救爱人而穿越到魔法世界的故事。

难怪,这样抢眼的新闻,无疑为去年年底至今的一轮轮中国网文“出海热”话题又浇上一桶油。

在武侠世界网站的论坛里,一位外国网友说:“我最喜欢仙侠的地方就是,虽然它蛮浅薄的,但也很积极。我以前是看日本动画漫画还有轻小说的,现在能看到仙侠里这种持续前进的故事还有强大的主角,简直就像一个快要淹死的人终于能够呼吸一口气了一样。”

外国网友迷上中国网文

这种网络文学的新现象也受到相关研究者的注意,北大网络文学研究专家邵燕君的团队一直对此有所跟踪,其中的研究者吉云飞注意到,像WuxiaWorld还单独开辟了介绍“道”基本概念和汉语学习的板块,说明中国网络文学的向外传播正逐渐提炼出“中国文化”和“中国性”,“中国网络小说在北美的流行,生动地诠释了‘软实力’是一种吸引力的道理”。

“真的假的?有这么邪乎?”大众疑惑。

武侠世界网站站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指出,与西方作品相比,中国玄幻、仙侠类小说基于深厚的中国文化、历史和神话构造出广阔天地,具有中国特色的五行等概念对第一次接触的西方网友而言,非常有新鲜感。

自发翻译网站多达上百

作为中国故事一部分的中国网络文学,其蕴含的丰富资源让外界看到,它还有多种可能性在生长,而如何发现优质作品,如何让更好的中国故事走出去,仍需要多角度地给予关注和支持,例如国外翻译者由于不熟悉中国历史知识而难以翻译优质的网络历史类型作品,像这类有着更多“中国文化价值”的作品如何在全球传播,或许值得各方人士深入思考。

“这有点气功大师的味道了,我有点担心!”某知名中国网络作家说。

近年来,许多在中国有影响的网络文学作品都陆续被译介到外国。韩国Paran
Media出版社自2012年起,相继购买了网络作家桐华《步步惊心》和《大漠谣》《云中歌》3部作品的韩文版权,《步步惊心》韩文版在韩国相当畅销。

“武侠世界(www.wuxiaworld.com)”是目前英文世界最大的中国网络文学网站,内容以玄幻、武侠、仙侠为主。截至今年11月,“武侠世界”在全世界网站点击率排行榜上竟然排到了第1536名,日均页面访问量达362万次。读者来自全球近百个国家和地区,其中来自美国的读者占了近1/3,其余大都来自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加拿大和德国。到2016年6月底,武侠世界上已拥有两部翻译完毕的中国长篇网络小说——我吃西红柿的《盘龙》和《星辰变》,以及正在翻译之中的18部中国网络小说。

“是有点过了,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写,呵呵。”某知名中国网文翻译网站创始人这么说。

据媒体报道,国内知名网络文学网站晋江文学城网站每天就有一部网络文学作品被签下海外版权。该网站自2011年签订了第一份越南文版权合同以来,至今已向越南输出200多部作品的版权。2012年,晋江文学城网络小说《仙侠奇缘之花千骨》泰文版权合同签订,2013年该书在泰国一经上市便被抢购一空。2014年在泰国书展上,泰国版“花千骨”成为吸引泰国青少年的主力书籍。晋江文学城已同20余家越南出版社、2家泰国出版社、1家日本合作方开展合作。通过晋江代理出版的中文图书,发行地已囊括中国大陆、台湾、香港以及越南、泰国、新加坡等地;日本、美国也表现出对晋江版书籍极大的兴趣。17K小说网与泰国方面签署了酒徒的小说《家园》的泰文版权合同。

类似的翻译中国网络小说的个人网站如今已有上百家之多,虽然大部分没有能长期坚持翻译和更新,但也有“后起之秀”,例如规模仅次于武侠世界的Gravity
Tales。在2016年6月24日,Gravity
Tales的总点击量超过了2.5亿,更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武侠世界里清一色的玄幻和仙侠小说,Gravity
Tales上的小说类型更加丰富,正在翻译的14部中国网络小说里,既有仙侠小说的代表作之一《凡人修仙传》,也有近来大火的都市娱乐小说《我真是大明星》,以及蝴蝶蓝的网游小说《全职高手》。值得一提的是,虽然Gravity
Tales仍以英语翻译为主,但也开始出现其他语言的翻译版本。

……

“中国网络文学是继金庸的武侠小说、琼瑶的言情小说之后,在东南亚地区的第三波文学阅读热潮。”中国文化走出去效果评估中心执行主任何明星长期关注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据他统计,2009年至2013年,越南翻译出版了841种中国图书,差不多3天就有一本中国图书被翻译成为越南文出版。其中,中国网络文学代表作,几乎差不多都被翻译成越南语出版。如天下霸唱的《鬼吹灯》系列,蔡骏的《诅咒》系列、《荒村公寓》系列,黄易的《寻秦记》、《大唐双龙传》系列等;言情类的代表作家明晓溪、步非烟、饶雪漫、青衫落拓等等近百位中国网络作家都有越南语译本。

在武侠世界网站的论坛里,一位外国网友说:“我最喜欢仙侠的地方就是,虽然它蛮浅薄的,但也很积极。我以前是看日本动画漫画还有轻小说的,现在能看到仙侠里这种持续前进的故事还有强大的主角,简直就像一个快要淹死的人终于能够呼吸一口气了一样。”

网文“出海”真的热到如此地步?国外读者真的这么喜欢中国网文?是什么样的内核使中国网文得以“全球圈粉”?我们应该怎么看这样的热度?“出海热”之后,我们面临的是什么?

何明星指出,理论上在世界各地,凡是能够阅读中文的读者都能够通过登录中国大陆文学网站进行阅读。全世界使用中文的人群除中国大陆外,还广泛分布在东亚、东南亚等亚洲周边国家,在美国、加拿大以及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欧洲长期生活的海外华裔群体,也是网络文学最为忠实的粉丝。“这就意味着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需求是巨大的,这是走出去的基础。”何明星说。

武侠世界网站站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指出,与西方作品相比,中国玄幻、仙侠类小说基于深厚的中国文化、历史和神话构造出广阔天地,具有中国特色的五行等概念对第一次接触的西方网友而言,非常有新鲜感。

火焰能加速升温,也可助照亮事实。

中国文学网站布局海外

新莆京,近年来,许多在中国有影响的网络文学作品都陆续被译介到外国。韩国Paran
Media出版社自2012年起,相继购买了网络作家桐华《步步惊心》和《大漠谣》《云中歌》3部作品的韩文版权,《步步惊心》韩文版在韩国相当畅销。

 

版权输出剧增

据媒体报道,国内知名网络文学网站晋江文学城网站每天就有一部网络文学作品被签下海外版权。该网站自2011年签订了第一份越南文版权合同以来,至今已向越南输出200多部作品的版权。2012年,晋江文学城网络小说《仙侠奇缘之花千骨》泰文版权合同签订,2013年该书在泰国一经上市便被抢购一空。2014年在泰国书展上,泰国版“花千骨”成为吸引泰国青少年的主力书籍。晋江文学城已同20余家越南出版社、2家泰国出版社、1家日本合作方开展合作。通过晋江代理出版的中文图书,发行地已囊括中国大陆、台湾、香港以及越南、泰国、新加坡等地;日本、美国也表现出对晋江版书籍极大的兴趣。17K小说网与泰国方面签署了酒徒的小说《家园》的泰文版权合同。

“出海热”

一向商业嗅觉灵敏的中国网络文学网站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国内知名文学网站、上市公司中文在线今年专门在美国旧金山和欧洲设立了分公司,总经理人选已经就位。中文在线董事长兼总裁童之磊对记者说,海外读者约占中文在线读者总数的5%到10%,虽然来自海外的收益目前还很小,但增速很快。“我们注意到,海外读者非常喜欢看中国网络小说,我们和当地一家文学网站合作,授权他们使用我们的作品,点击率都是当地最高的。这说明中国网络小说有普适性,不仅仅中国读者爱看,也一样可以吸引国外读者。我们目前的想法是不仅仅要把付费阅读这种模式搬到海外去,还要直接在当地设立平台,吸引国外的作者在上面创作。”童之磊说。

“中国网络文学是继金庸的武侠小说、琼瑶的言情小说之后,在东南亚地区的第三波文学阅读热潮。”中国文化走出去效果评估中心执行主任何明星长期关注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据他统计,2009年至2013年,越南翻译出版了841种中国图书,差不多3天就有一本中国图书被翻译成为越南文出版。其中,中国网络文学代表作,几乎差不多都被翻译成越南语出版。如天下霸唱的《鬼吹灯》系列,蔡骏的《诅咒》系列、《荒村公寓》系列,黄易的《寻秦记》、《大唐双龙传》系列等;言情类的代表作家明晓溪、步非烟、饶雪漫、青衫落拓等等近百位中国网络作家都有越南语译本。

“我读的中国网络小说越多,我的幻想越多,我想写出我所想的剧情和故事,因此我开始创作Blue
Phoenix。”丹麦网络作家Tina如是说。

11月18日,国内另一家知名网络文学企业掌阅科技与韩国英泰在北京正式签约,英泰旗下4000多册韩文数字图书授权掌阅韩国销售。掌阅科技创始人张凌云对记者说,中国网络文学市场竞争极其激烈,经过中国市场洗礼的文学网站竞争优势明显,不但内容有优势,技术也先进。他说:“中国的互联网文化企业应该加快走出去,灿烂的中华文化加一流的技术让我们在全球任何一个国家都有竞争力。”

何明星指出,理论上在世界各地,凡是能够阅读中文的读者都能够通过登录中国大陆文学网站进行阅读。全世界使用中文的人群除中国大陆外,还广泛分布在东亚、东南亚等亚洲周边国家,在美国、加拿大以及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欧洲长期生活的海外华裔群体,也是网络文学最为忠实的粉丝。“这就意味着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需求是巨大的,这是走出去的基础。”何明星说。

去年9月,26岁的丹麦教师Tina(蒂娜)辞去了她在小学的工作。

据介绍,自2015年7月掌阅推出面向海外读者的阅读器iReader以来,在全球60多个国家里,掌阅iReader都在阅读类APP销售榜位居前列。目前掌阅手机客户端可向海外用户提供30万册中文内容,5万册英文内容及数万册的韩文和俄文内容。“实践证明,文化走出去,‘卖出去’要比‘送出去’效果好得多,”张凌云说,前段时间由网络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微微一笑很倾城》在海外热映,掌阅同名原版书的销量也非常大,获得了影响力和收入的双丰收。

中国文学网站布局海外

“我决定辞职是因为写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我能够专注做我所爱的——写网络小说,又可以此维持生计、养活我和我的女儿,全职写作是理想的解决方案!”蒂娜说。

阅文集团副总裁侯庆辰今年4月在出席网络文学保护论坛时对记者表示,阅文集团非常重视海外推广。从最早的推出台湾地区繁体的版权,到今天已遍布越南、泰国、日本、韩国等国家,阅文旗下的热门作品《斗破苍穹》《斗罗大陆》《鬼吹灯》《药窕淑女》等都曾在当地畅销一时。《灵界山》的版权输出日本,由日本公司拍摄成动画片,“以前大家看日本动漫,我们现在反向输出版权,网络作品应该更多走出去。”

版权输出剧增

蒂娜是规模仅次于Wuxiaworld(武侠世界)的美国第二大中国网络翻译网站Gravity
Tales(重心网文)的原创作者。蒂娜现在在网站上同时创作并更新两部作品,分别是Blue
Phoenix(《蓝凤凰》)和Overthrowing Fate(《颠覆宿命》)。

何明星认为,与纯文学相比,我国网络文学的题材更加丰富、类型更加多样、阅读体验更具娱乐性,这些是纯文学所无法比拟的。“中国网络文学具有巨大的创作活力和文学欣赏的多样性,能够在不同国家、地区找到读者群。这是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的先天优势。”何明星说。

一向商业嗅觉灵敏的中国网络文学网站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国内知名文学网站、上市公司中文在线今年专门在美国旧金山和欧洲设立了分公司,总经理人选已经就位。中文在线董事长兼总裁童之磊对记者说,海外读者约占中文在线读者总数的5%到10%,虽然来自海外的收益目前还很小,但增速很快。“我们注意到,海外读者非常喜欢看中国网络小说,我们和当地一家文学网站合作,授权他们使用我们的作品,点击率都是当地最高的。这说明中国网络小说有普适性,不仅仅中国读者爱看,也一样可以吸引国外读者。我们目前的想法是不仅仅要把付费阅读这种模式搬到海外去,还要直接在当地设立平台,吸引国外的作者在上面创作。”童之磊说。

“我不知道网络小说未来会带给我什么,但我希望尽可能写。”对于为英语世界生产相对陌生的文学产品,蒂娜的淡定中有种决绝,或许,只因这是顺应她本心的自然之为。

加大版权保护力度

11月18日,国内另一家知名网络文学企业掌阅科技与韩国英泰在北京正式签约,英泰旗下4000多册韩文数字图书授权掌阅韩国销售。掌阅科技创始人张凌云对记者说,中国网络文学市场竞争极其激烈,经过中国市场洗礼的文学网站竞争优势明显,不但内容有优势,技术也先进。他说:“中国的互联网文化企业应该加快走出去,灿烂的中华文化加一流的技术让我们在全球任何一个国家都有竞争力。”

“从读到《盘龙》开始,我读的中国网络小说越多,我的幻想就越来越多。我想写出我所想的剧情和故事,因此我开始创作Blue
Phoenix。我的故事的序言发生在现代的中国,但不久之后,主角被转世到一个新的世界,这个世界和古代中国有很大的关联。我选择这个时期的原因是它最适合我的故事。我想在我的故事中展现和传播中国古代的神话和文化。”蒂娜就这样走上了英语网络小说创作之路。

打造中国式“好莱坞”

据介绍,自2015年7月掌阅推出面向海外读者的阅读器iReader以来,在全球60多个国家里,掌阅iReader都在阅读类APP销售榜位居前列。目前掌阅手机客户端可向海外用户提供30万册中文内容,5万册英文内容及数万册的韩文和俄文内容。“实践证明,文化走出去,‘卖出去’要比‘送出去’效果好得多,”张凌云说,前段时间由网络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微微一笑很倾城》在海外热映,掌阅同名原版书的销量也非常大,获得了影响力和收入的双丰收。

蒂娜告诉记者,她写的两部小说都受到了中国网络小说的影响。虽然她读过中国四大名著,但她的写作灵感几乎全部来自于她所读过的中国网络小说。这一点我们从她带着明显的“穿越”印记的处女作Blue
Phoenix便可见一斑。她说即便在创作,她也还是要常常读,从中更多了解别人怎么讲故事,并随时获取灵感。但她自认为不幸的是,她不懂中文,因此,她读到的中国网络小说都是被翻译成英文的。从2014年到现在,她读过40来部中国网络小说,虽然有的追更没有跟上。

中文在线2012年以侵犯著作权将苹果公司告上法庭,今年年初胜诉。“网络文学走出去一个障碍就是盗版问题。以前外国总说我们盗他们的版,现在是他们盗我们的版。在苹果的App
Store里现在还有很多我们的作品可以免费下载。”童之磊说,网络文学的市场价值越来越大,以前仅仅是作品本身付费阅读的损失,现在一个作品可能涉及游戏、电影、电视剧等一连串产品,一旦被盗版,损失巨大。“可以说,国外网友自发翻译的几乎都没有得到我们的授权,当然他们喜爱中国网络文学,我们是乐见其成。但‘先授权、后使用’是国际规则,我们现在也在和他们沟通,给他们授权,力争让他们从灰色地带变成合法的。”

阅文集团副总裁侯庆辰今年4月在出席网络文学保护论坛时对记者表示,阅文集团非常重视海外推广。从最早的推出台湾地区繁体的版权,到今天已遍布越南、泰国、日本、韩国等国家,阅文旗下的热门作品《斗破苍穹》《斗罗大陆》《鬼吹灯》《药窕淑女》等都曾在当地畅销一时。《灵界山》的版权输出日本,由日本公司拍摄成动画片,“以前大家看日本动漫,我们现在反向输出版权,网络作品应该更多走出去。”

如今,蒂娜的小说已经有了电子书销售收入,这也是她可以辞职专心创作的原因之一。

据何明星统计,在越南翻译出版的841种书目中,除部分知名作品外,相当一部分是没有经过中国各大文学网站授权的盗版作品。越南现在有上万家出版社,急需内容资源,一些出版机构雇佣在华越南留学生和广西、云南等省份的一些中国人,直接从中国各大文学网站获取出版资源,翻译、改编、改写成为适宜越南读者阅读的长度后,以中国作者的名义出版发行。

何明星认为,与纯文学相比,我国网络文学的题材更加丰富、类型更加多样、阅读体验更具娱乐性,这些是纯文学所无法比拟的。“中国网络文学具有巨大的创作活力和文学欣赏的多样性,能够在不同国家、地区找到读者群。这是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的先天优势。”何明星说。

其实,蒂娜只是众多中国网文“海外粉”之一,只是,她比一般的“海外粉”着迷得更深一点,走得更远一点,以至让喜欢中国网文这一爱好生根发芽,开出了属于自己的花朵。

2015年1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发《关于推动网络文学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开展对外交流,推动‘走出去’”。鼓励网络文学作品积极进入国际市场;支持有条件的网络文学企业通过海外并购、联合经营、设立分支机构等方式开拓海外市场,加大对优秀网络文学作品对外贸易、版权输出、合作出版传播渠道的拓展扶持力度;鼓励以技术、标准、产品、品牌、知识产权等自身优势和特点参与国际竞争。

加大版权保护力度

而像这样从中国网文读者开始,进而成为英文网文作者的,不止蒂娜一个。

中国网络文学已形成了从培养作者、付费阅读到产品开发的一整套成熟的运作模式,何明星说:“中国网络文学的这种模式,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文学大众化的发展模式,与美国好莱坞初期拓展世界市场具有一定相似性,如果加以适当引导,使其从纯粹的娱乐化进一步提升,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对于增强中华文化的世界影响力是有积极意义的。”

打造中国式“好莱坞”

因为有了蒂娜这样的作者及其创作,Gravity
Tales除了主要发布翻译的中国网络小说之外,格外设置了一个原创作品版块(Origianl
Tales)。在这一版块中,发布了包括蒂娜在内的6位作者创作的7部小说。Blue
Phoenix(《蓝凤凰》)、Overthrowing Fate(《颠覆宿命》)、A Dragon’s
Curiosity(《龙之渴望》)、Aethernea(《阿瑟尼亚》)、How To Avoid Death
On A Daily Basis(《如何避免随时会挂掉》)、The Divine
Elements(《神圣元素》)、The Beginning After The End(《绝处重生》)。

中文在线2012年以侵犯著作权将苹果公司告上法庭,今年年初胜诉。“网络文学走出去一个障碍就是盗版问题。以前外国总说我们盗他们的版,现在是他们盗我们的版。在苹果的App
Store里现在还有很多我们的作品可以免费下载。”童之磊说,网络文学的市场价值越来越大,以前仅仅是作品本身付费阅读的损失,现在一个作品可能涉及游戏、电影、电视剧等一连串产品,一旦被盗版,损失巨大。“可以说,国外网友自发翻译的几乎都没有得到我们的授权,当然他们喜爱中国网络文学,我们是乐见其成。但‘先授权、后使用’是国际规则,我们现在也在和他们沟通,给他们授权,力争让他们从灰色地带变成合法的。”

“这七部小说都是模仿中国网络小说的创作和发布方式,每个小说或多或少的都有中国网络小说的影子,其中部分作品在内容上也深受中国网络小说影响,甚至在模仿中国网络小说创作并把故事背景放在中国。”Gravity
Tales创始人Goodguyperson(GGP中文名:孔雪松)告诉记者。

据何明星统计,在越南翻译出版的841种书目中,除部分知名作品外,相当一部分是没有经过中国各大文学网站授权的盗版作品。越南现在有上万家出版社,急需内容资源,一些出版机构雇佣在华越南留学生和广西、云南等省份的一些中国人,直接从中国各大文学网站获取出版资源,翻译、改编、改写成为适宜越南读者阅读的长度后,以中国作者的名义出版发行。

记者采访孔雪松时他透露,因为完全不懂中文,这些作者常常会找他或网站的其他翻译询问中国文化的特色或小知识、小细节用在他们的创作中,比如武当山到底是什么,剑和刀有何区别,中国的人名怎么区分last
name、first name,等等。

2015年1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发《关于推动网络文学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开展对外交流,推动‘走出去’”。鼓励网络文学作品积极进入国际市场;支持有条件的网络文学企业通过海外并购、联合经营、设立分支机构等方式开拓海外市场,加大对优秀网络文学作品对外贸易、版权输出、合作出版传播渠道的拓展扶持力度;鼓励以技术、标准、产品、品牌、知识产权等自身优势和特点参与国际竞争。

Gravity
Tales网站正在翻译的中国网络小说共有21部,包括《斩龙》《凡人修仙传》《我是大明星》等17K、起点中文网、纵横中文网、看书网等中国网文网站上的热门作品,包括仙侠、玄幻和都市等类别。

中国网络文学已形成了从培养作者、付费阅读到产品开发的一整套成熟的运作模式,何明星说:“中国网络文学的这种模式,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文学大众化的发展模式,与美国好莱坞初期拓展世界市场具有一定相似性,如果加以适当引导,使其从纯粹的娱乐化进一步提升,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对于增强中华文化的世界影响力是有积极意义的。” 

完成大学学习之余,除了要经营管理网站,孔雪松自己同时翻译三部作品,已完成1100章左右。

2014年寒假,去墨西哥坎昆度假的美国高中生孔雪松原本是要到那里做游泳训练,却没想到被中国网络小说勾了魂去,什么游泳训练、什么购物,通通见鬼去吧!

5天,1300章,每天约250章,从头到尾一气呵成,基本没有干别的。“回美国以后我也在继续追文,连考试时我也是上午考试,下午、晚上读小说,第二天起来继续考试、追文。”孔雪松回忆。

“当时在一个盗版的网站看到了《斗罗大陆》,读了第一章感觉,喔,这个有点像金庸,等回美国我再读两遍金庸的《天龙八部》,然后就没多想,第二天,我又找到《斩龙》,一下子被勾进去了!”

自己看着上瘾,便也忍不住与他人分享,于是追文的同时,他开始翻译。

也就是在那之后不久,孔雪松创建Gravity Tales,至今已拥有50多人的团队。

生于纽约的孔雪松是美籍华人,父亲是北大生物学教授,母亲是一个会计师。孔雪松从小就酷爱读中国兵法和历史类书籍,《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不在话下。为了让他更好地掌握中文,父亲把他送到中国北大附小读了三年书。

“在北大附小时,我很喜欢读历史和兵法的书,就算不做作业也要读。我们家《孙子兵法》《隋唐演义》《春秋战国》《明朝那些事》都有,好几十本,都读过。金庸的一套书,从《书剑恩仇录》到《鹿鼎记》36册,我11岁前就都读完了,而且每部几乎都读过五六遍,基本上每天就是抱着书读。”

一见钟情、坠入其中,余下的日子便是中国网文“拌饭”,这几乎是所有“海外粉”相似的经历。

其实,让蒂娜读着过瘾并产生创作冲动的《盘龙》,便来自Wuxiaworld。

Wuxiaworld和Gravity
Tales作为北京大学网络研究论坛团队成员吉云飞研究发现的北美上百家中国网文粉丝自发建立的中国网络文学翻译网站的突出代表,引爆中国网络小说在北美甚至全世界的翻译和阅读热潮,也引发了从去年年底至今的一轮轮中国网文“出海热”话题。

Wuxiaworld的创始人RWX,这个以其最喜欢的武侠小说《笑傲江湖》里最喜欢的人物“任我行”三个字的首个拼音字母作为自己网名、用骑马提枪的侠客形象做微信头像的美籍华人,越来越为中国人所熟知,即便知道他本名赖静平,人们还是常常愿意叫他任我行。

从很早翻译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到从《盘龙》开始翻译网络小说,到创建中国网络小说翻译网站Wuxiaworld,再到辞去美国外交部的外交官工作专心经营网站,任我行建立了一套成熟的翻译-捐助-分享体系,他的系列经历及其卓越成绩倒真的很有“侠”之风范。

Wuxiaworld拥有“百万级老外读者”已经不是新闻。自2014年12月建站至今两年多,已迅速蹿升为全球Alexa排名954的网站(2017年4月7日Alexa统计数据),月日均独立访问者达97.92万,月日均页面浏览量达1449.22万,在全球综合排名上远远超过了建立近20年的中文网络文学网站“起点中文网”(2017年4月7日Alexa排名为16128)。约1/3的访问用户来自美国,其他用户来自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印度、加拿大、巴西、德国、英国、澳大利亚、新加坡、马来西亚、法国、泰国、俄罗斯等近百个国家。

包括《盘龙》《星辰变》《光之子》以及传统武侠小说在内已经翻译完结的小说7部,正在翻译的网络小说33部,唐家三少、天蚕土豆等起点中文网、17K、纵横中文网等国内几大网站的大神级作品皆在其中。近30个翻译团队,每一个团队负责一个或两个作品,在保证每部作品的翻译速度和质量的前提下,团队内部译者与编辑的人数组合从一两个到七八个不等……

今年,任我行很忙。与中国网文巨头阅文集团及旗下的起点中文网签署十年的翻译和电子出版合作协议,洽谈进一步合作的诸多事宜,并与多个中国网络文学网站深度接触,任我行一段时间长期“驻扎”中国,以开启他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新征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