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第199章 养个闺女做贤内助2 何不干

小梅是蓝湾咖啡的一名服务生。今天是她转正的日子。一个月的试用期内,她注意到了一个怪人——每逢周三,下午1点准时出现在8号桌的一个中年男人。
怪人每次只点两份三杯鸡,自己吃一份,对面的位子上放一份。一开始,小梅以为,怪人在等人一起共进午餐,只是太饿了,便自己先吃起来。后来,她发现错了。怪人对面的位子始终没人坐过。每次将那份一口未动的三杯鸡倒进垃圾桶,小梅心里总不是滋味:城里的人,总是这样作践粮食么?耿直的小梅试图告诉怪人粒粒皆辛苦的道理。
“先生,你不能这样浪费粮食!”小梅义正辞严。
本来埋头吃饭的怪人愣了一下,看了看昂首挺胸的小梅,见她一身服务生的穿戴,心中顿觉好笑。他假装生气道:“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上帝吗?”同时,他指了指小梅左臂上的logo:顾客即上帝。
小梅摸了摸左臂上凸起的刺绣logo,故作镇定道:“我的上帝至少应该懂得‘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道理。像你这种每次多点一份三杯鸡,却是不吃,无故浪费的人,我实在难以认同。”小梅想起了小时候亲眼看到母亲饿晕的情景。
听了小梅这话,怪人的目光逐渐变得深沉。他注视着面前还冒着些许热气的三杯鸡,陷入了回忆。小梅没想到怪人竟无视自己的劝说,自顾自地陷入沉思。她正欲再次犯难,突然感到手臂被人抓住。她看见服务生小兰冲自己摇头,低声说道:“小梅,别冲动,这人你得罪不起!”就在这时,小梅觉得身后多出了两道身影,她转身一看,是一个靓丽文静的少妇和一个粉雕玉砌的小女孩。
那怪人第一时间看到了这两个人,目光示意她们在自己对面坐下。小梅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举动,难道这次怪人真的在等人共进午餐?然而,她发现自己又错了。那个小女孩刚坐下来就要动面前的三杯鸡,却被身旁的少妇制止了。少妇向怪人投来征询的目光。怪人犹豫了几秒,才淡淡地点了点头。小女孩吃的很开心,甚至发出噗噗的吐鸡骨头的声音,这让少妇掩嘴娇笑。可怪人却没有笑,只是目光有些复杂。这时,他再次抬头看向小梅,想解释些什么,可又顾及少妇在场,欲说还休。小梅心中不觉猜测三人的关系,又在为自己如何收场而头痛不已。
“文生,你终究是忘不了她。难道这些年来,我对的情,换来的只是你的迷茫么?”少妇并不避讳身旁的服务生,幽幽地说着。
“孟溪,我的年龄太大了,不适合你,你应该找个年轻些的。”怪人的话没有一丝情感。
“文生,安姐在天堂也希望你能再次找到自己的幸福,她也希望你能……”
“你别说了,我们是不可能的,多说无益,你走吧!”怪人下了逐客令。少妇眼眸含泪,起身抱着小女孩走了。
怪人没有理会少妇的离开,却对小梅说:“丫头,来,坐下来,我向你解释一下。”他又看了看另一名服务生小兰,说:“这没你的事了,先忙你的吧。”小兰也离开了。
“丫头,这三杯鸡是我太太生前爱吃的。而且,我和她的初次约会便是在这家蓝湾咖啡。她就坐在你现在的位子,对我甜甜地笑。也是在这里,我向她求婚;在这里,我们一起给儿子过十周岁生日;在这里,我陪她走过生命的后一刻。丫头,你说,为了她,我来此祭奠是不是应该的?为了她,一向节俭的我浪费一份三杯鸡是不是应该的?为了她,我拒绝了孟溪的追求,是不是应该的?”怪人的眼睛湿润了。
小梅看着这个在她面前掩面哭泣的怪人,想起了刚刚少妇的一番话,她劝慰怪人道:“刚刚那个姐姐,人不错,她说的并没有错,你的太太在天堂也希望你能重拾幸福啊!”
怪人的目光再次复杂起来,他无奈地摇摇头,“事情没有你想象的这么简单。”“爸,你来了!”一个声音从小梅身后响起。小梅看到这家蓝湾咖啡的经理站到了怪人面前。“爸,刚刚我看到孟姨抱着小美匆匆离开了,是不是你又……”经理不知怎么继续说下去。“小莱,爸爸知道你喜欢孟溪,她也确实是个不错的女子。你去追求她啊。你知道的,我始终忘不掉你母亲,我跟孟溪是不可能的。”见父亲第一次明确表态,经理如释重负,兴奋道:“爸爸,你放心,我会让孟溪幸福的!你看着吧!”说完,快步追了出去。
小梅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安铁被热情过度的小桐桐搂得有点喘不过气来,脑袋里飞快地想着如果不答应她会有什么让人头疼的麻烦,最终含含糊糊地说道:“好吧,我去,可你先把你这胳膊拿开。”
小桐桐眯起眼睛,凑在安铁的眼前,笑得贼兮兮地说:“就知道姐夫是个有绅士风度的男人,不会拒绝美女的邀请。”
安铁苦笑了一下,站起身,带着兴高采烈的小桐桐出了包间。
小桐桐看了一眼饭厅,找到了她带来的那两个叫甲大和丙三的男人,安铁没记错的话,小桐桐之前是吩咐甲大和丙三带着与她一起来的几个小伙子一起吃的,现在看,甲大和丙三孤零零地坐在一张圆桌上,正悠闲地抽着烟。
小桐桐拉着安铁走到那两个人身后,不大高兴地问:“甲大,我的那几个朋友呢?”
小桐桐话音刚落,两个人像摸了电门似的,腾地弹起来,恭敬地对小桐桐道:“小姐,他们说有事,都走了。”
安铁这回才知道叫甲大的男人是那个看起来不苟言笑的人,而那个笑嘻嘻的男人肯定就叫丙三了,这二人名字倒是好记。
小桐桐皱了一下眉头,嘟嘟囔囔地说:“什么人嘛,以后看我收他们,清他们吃饭还不给面子,哼!”
小桐桐扫了一眼甲大和丙三,那二人扫得使劲低下头,生怕一个不小心在小桐桐面前出了什么岔子。
“你们俩个吃完了吗?”小桐桐淡淡地说。
“吃,吃完了,小姐有什么吩咐?”丙三机灵地答应着,脸上依旧是笑嘻嘻的,可眼神却很认真。
“没事,把车钥匙给我,你们回去吧。”小桐桐对丙三伸出手说着。
“那个,小姐,老大吩咐过,一定要我们跟着你的,你要去哪,我们送你去。”甲大虽然拿出车钥匙放到了小桐桐手里,可还是有些慌乱地说。
安铁看这二人在小桐桐面前与在周晓慧面前差别还不是一般的大,可见小桐桐在家里是多么横行霸道了。
小桐桐一听那二人这么说,不耐烦地挥挥手,道:“,我老爸那我自己会交代,别让我看见你们跟着我,否则后果你们自己知道。”小桐桐拿着车钥匙,对那二人极其温柔地笑了,可小桐桐这一笑,那二人就更惶恐了,就像突然之间看到一个凶神恶煞的魔鬼一样。
“是,”这二人赶紧恭敬地答应,然后快速离开小桐桐的视线。
小桐桐拿着车钥匙在安铁眼前晃了晃,笑嘻嘻地道:“姐夫,今天我开车带你吧,你应该感到很荣幸,我开车就没带过人的。”
安铁暗叹了一声,脱口道:“小丫头,你有驾照吗?我可不想跟你玩命。”
小桐桐给了安铁一个白眼,道:“大叔,你不要小看我好不好,我可是开过赛车的,这种车还不是小意思啊,你放心吧,我比你年轻,就算出什么事也是我吃亏。”
安铁摇头笑了一下,暗道,赛车!你要不说赛车我还会觉得安全点。
安铁和小桐桐出了餐馆,小桐桐就带着安铁来到了那辆黑色奥迪前面,殷勤地给安铁打开车门,笑得跟一朵花似的:“请!安先生。”
安铁这才定睛看了看小桐桐,今天小桐桐穿的是一条大红色的吊带连衣裙,外面罩了一件同色系的红色泡沙小外套,衬得皮肤雪白雪白的,再加上那头卷曲的长发和酷似曈曈的脸,让安铁也禁不住移不开视线。
小桐桐给安铁飞了个媚眼之后,帅气地坐到驾驶位,然后动作熟练地发动好车子,迅速地把车从车位倒出来,一打轮奔着大马路开了出去。
此时正值正午,阳光非常刺眼,小桐桐随手从车里摸出了一副茶色的太阳眼睛,一本正经地看着前方,一改平时在安铁心目中小女孩的形象,把安铁搞得一愣一愣的。
小桐桐用眼尾余光看了一眼安铁,知道安铁在观察她,扬起嘴角,扭头对安铁含蓄地笑了笑,说:“大叔,怎么样?我开车挺酷的吧?”
安铁干笑道,“小丫头还挺自觉,小心点,前面红灯,别过线了,”
小桐桐猛地往前一看,发现前面根本没红灯,才知道被安铁骗了,哼了一声,说道:“你!哼!我就纳闷了,大叔,我怎么一遇到你老吃亏啊,一定是你这个人不正常。”
安铁看着小桐桐,没说话,这个问题看来不是安铁能回答,所以随手拿出一根烟点上,慢慢抽了起来,眼睛看着道路旁的梧桐树,打算对小桐桐采取漠视的态度。
天晴尚好,一身红衣的小桐桐坐在黑色奥迪车里,看起来的确很养眼,如果这车要是敞篷的,肯定会招来很多色狼的目光,连安铁都不能否认。小桐桐的身上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一种特殊的魅力,让人不由自主地被她吸引,可以想象等到她再大一点是怎样的尤物。
小桐桐带着安铁去了一家装修雅致的咖啡厅,刚一进门,咖啡厅的服务生就塞给安铁一朵包装精美的玫瑰花,然后说道:“先生,小姐,下午好,我们咖啡厅今天正好有活动,特别赠送情侣玫瑰花一支,祝二位午后时光愉快!”
安铁拿着那朵玫瑰花。翻来覆去地看了看,没有理会小桐桐期待的目光,对着那个服务生笑着点点头,然后径直往里面找座位去了。
小桐桐闷声跟在安铁身后,等安铁坐下了,她还眼巴巴地望着那朵玫瑰,一副想要又不好意思要的样子,这时,服务生过来询问点什么,小桐桐心情不佳地说道:“我要冰咖啡!给他来杯苦咖啡”
服务生听完,打算到吧台去取,安铁即时叫住服务生,道:“还是给我来一杯绿茶吧。”
小桐桐这回倒是没从中作梗,用手抓了一下头发,然后支着下巴可怜兮兮地看着安铁,一直看到两人点的东西端上桌,才一边搅动着咖啡一边道:“喂,大叔,你是不是一直不把我当女人看啊?”
安铁被小桐桐问得一愣,眯起眼睛看着小桐桐,笑笑说:“干嘛这么问?从硬件上来看是个女的没错,至于女人嘛,还算不上,你现在不过是个淘丫头罢了。”
小桐桐听完,瞪着安铁刚想发作,可还是喝了一口咖啡把要说的话给吞了下去,然后低下头,用手支着脑袋,看着杯子里的咖啡发呆,那副失落又受伤的样子让安铁有些后悔刚才说得那么直接了。
咖啡厅里的环境很好,背景音乐轻轻柔柔的,以前安铁很难想象自己和小桐桐安静地坐在一起喝咖啡是什么样子,可今天看到小桐桐娇艳地坐在自己对面,一言不发的,却觉得有点反常。
安铁好笑地看着这个最近一直有点反常的小桐桐,不知道她心里在想着什么,扫了一眼刚才进门时那个服务生送的玫瑰花,安铁拿起来在手里转了转,递给小桐桐,道:“小丫头,怎么了,有心事啊,来!给你花戴,呵呵。”
小桐桐抬头看着安铁,又看着安铁递过来的玫瑰花,眼睛一亮,缓缓接过安铁递过来的花,拿在手里,先是笑了一下,然后问道:“你是心甘情愿给我的,对吧?我没朝你要。”
安铁笑道:“嗯,小丫头今天除了凶点还挺漂亮的,拿着吧,别好像我这么大的人老是欺负你似的。”
小桐桐很好哄地拿着那朵花笑了,这个笑容傻里傻气的,没有了平日里的精明劲,使此时坐在对面的小桐桐像一只做工精细的芭比娃娃。
“大叔,你的确是个好人,怪不得姐姐那么喜欢你,如果你当初在火车站捡到的是我,你会喜欢我吗?”小桐桐目光灼灼看着安铁问道。
安铁记得自己没跟小桐桐说过自己是怎么跟曈曈认识,挑了一下眉,问:“你怎么知道我是在火车站遇到你姐姐的?曈曈说的?”
小桐桐目光闪烁了一下,道:“我晕,你周围的人都知道吧,又不是什么秘密,连我妈妈都知道了,哎呀,对了,我居然忘了,我们也是在火车站认识,大叔啊,你和我们姐妹还真有缘呢”
安铁这么一听,也乐了,喝了一口茶笑笑说:“是啊,当时我还以为你就是曈曈呢,可你一开口说话我就知道你不是了,你们姐妹俩的区别还是很大的,呵呵、”
小桐桐撅嘴道:“在你心里,我比我姐姐差很多吗?”说着,小桐桐神色暗淡地看一眼手里玫瑰花,委屈得要命。
安铁心里有些发毛地看着对面的小桐桐,顿了一下,说:“你这丫头今天怎么了,发烧了?这不像你风格呀?”安铁的神情极为认真,但心里是有意逗逗小桐桐。
“你……算了,就当我对石头说话吧”小桐桐闷闷地喝了一口咖啡,用勺子不断地在咖啡杯里搅和着,像是在搅动她此时复杂的心思一样。
安铁看小桐桐没反驳,反而坐在那生闷气,心里微微有点过意不去,这丫头今天吞吞吐吐,反复无常的样子,肯定是有心事吧,否则早就跟安铁掰扯上了,不会这么老实地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
“小丫头,有什么话尽管说吧,看在你姐姐的份上我可以做个忠实的听众。”安铁试探性地问着小桐桐。
小桐桐使劲瞪了安铁一眼,没好气地说:“看在我姐姐的份上?那我呢,如果没有我姐姐的关系,你就懒得理我吗?”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在刺客又一次把手伸向杯子时,一直被当成空气的731额角爆出一条青筋。

这是一间名为“余音”的咖啡馆,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我至今也不知道,不过我也从未想过要知道,我只关心餐厅里那个叫做安雅的女孩。
从见到她第一天起,我就对她一点钟情了,之后的几天我每天晚上都会来这间咖啡馆,就那样静静的坐着,直到安雅下班。能和安雅偶尔的聊上两句,这一天的生活都会感到愉快,我不知道她知不知道我喜欢她,但我一直都没有跟她表白,而且以为以后都不会,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他–天使。
今天是遇见安雅的第109天,也是我的暗恋开始的第109天,这天我像往常一样来到这间咖啡馆,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遇见安雅。我心里开始有些慌张,还是像往常一样点了一杯咖啡,坐在往常专门的座位,像往常一样想着那个女孩,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见到那个女孩。
这时候一个穿白色西装的男人坐在我的面前,我听到了风铃的声音,很奇怪,这家咖啡馆没有风铃。我抬起头,见到那个男人,他微笑的看着我,我有些不自然,小心翼翼的问:“先生,我们人的吗?”
那人摇摇头说道:“你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你天天坐在这个位置上且只点一种咖啡,一坐就到下班,你家里是不是没有空调啊?”
“欸,你是不是有病,干嘛没事总观察我?”
“你应该去问一下,那个叫安雅的女孩今天怎么没上班。”
我愣住了,本能的叫住身边经过的服务生:“小姐你好,请问你们这是不是有个叫安雅的女孩,请问她今天怎么没上班?”
“她辞职了,昨天就是后一天上班。” “怎么样,是不是很失望?”
服务生走后,对面的那个男人摆出一副同情的眼神对我说:“你难道不惋惜么,难道不想然时光倒流回到过去向她表白么?”
我不置可否,问:“你想怎样?” 男人神秘一笑道:“不妨告诉你,我是天使……”
“噗”我满口的咖啡笑喷了出来,刚好喷到对方脸上。
男人抹了把脸道:“我知道你不信,我就先把时光倒回至昨天,让你见识见识。”
说着,那个天使打了个响指,周围的场景立刻变了,安雅正在微笑的看着自己。
“先生,这是您的咖啡。”
说完,安雅转身离开,对面的天使推了推已经傻掉的我,得意的说:“诺,这回相信了吧,还不快去表白,今天可是人家后一天上班咯。”
今天是遇到安雅的第108天,也是她在这里工作的后一天,我要做一件一直想做却没做的事。
“我先走了。”
安雅向同事告别,然后朝门外走去,我拿起背包追了出去,路灯下的城市泛着红晕。我出来时,安雅已经走上了人行道,要不要过去,我还在犹豫–
“嘀嘀”突然从巷子里冲出一辆摩托车,出其不意的冲向安雅。 “小心!”
我痛苦的跪在地上,对面马路边迅速围满了人,风铃声再次响起。
“没关系,生死有命,节哀顺变吧!”
抬起头,天使站在那儿,依旧是一副微笑的面孔。
“你不是天使吗?不是能把时光倒流吗?快,快把时间倒回去啊!”
天使反倒犹豫道:“话虽如此,不过这次是要付出代价的。” “什么代价?”
“代价就是要用你三年的生命来交换。”
“不就是三年吗,我这么年轻,三年没问题的。” “你确定?”
我点点头道:“我确定!” “先生,这是您的咖啡。”
说完,安雅转身离开,天使碰了下还未缓过神来的我,说:“还等什么,抓紧时机啊。”
“我先走了。”
安雅向同事告别,然后朝门外走去,我追了出去,路灯下的城市泛着红晕。我出来时,安雅已经走上了人行道。
“安雅!” 安雅转过身,看到我,走了过来,微笑着说:“先生,您是在叫我吗?”
我点点头,紧张的手心全是汗。 “嘀嘀”那辆摩托车疾驰而过,没有人出危险。
我终于鼓足勇气道:“我–我喜欢你好久了,能互相留个联系方式吗?”
安雅脸一红,笑了,柔声道:“好啊!”说着,拿起我的手,用圆珠笔在掌心写下一串数字,掌心痒痒的,想笑,却忍住了,但心里已经笑开了花。
“明天有空吗?”
安雅竟主动问我?怎么会没空,我忙说:“有啊,你明天有空吗?”
安雅笑了,“今天是我后一天上班,明天下午九点钟在这里,我请你喝咖啡呀。”
我抓抓后脑勺道:“不用,还是我请你吧!” “那……一言为定,再见!” “再见!”
看着安雅背影,直到看不见人影,意想不到的顺利。风铃声再次响起,天使站在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说道:“喂,看什么呢,该走啦!”
我刚走在路中间,天使在身后问了句:“我能问你个问题吗?你为什么不送她回家呢?”
我想了想,转身说:“我也忘了!”
说完继续往前走,还未到对面,身后又听到喊声:“先生,你的背包忘记拿了!”
第二天,安雅站在咖啡馆门口,现在已经九点十五分了,那个男人还没有来。
“安雅!”以前的同事从咖啡馆里走出来问:“你不进来在这里等什么?”
“我在等个人。” “是昨天跟你在门口讲话的吗?” “是啊!”
“天呐,你难道还不知道?他昨天出车祸死了,就在马路对面,被一辆闯红灯的摩托车撞死了。”
“什么?”安雅傻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那人把她拉进咖啡馆,在那个男人常坐的位子坐下。
“你等下,他昨天有个背包落在这里了,你帮他拿回去吧。”
对方去拿背包了,安雅傻傻的呆在那儿,身边突然响起风铃声。她抬起头,看到天使就坐在自己对面。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用三年的生命换来的时光就是几句道别吗?”
天使尴尬的抓抓头道:“没办法,我本是出于好心,但你们都是短命鸳鸯,你本来寿命就已经用完了,为了帮你,我用他的寿命来倒回时光跟你见面,但谁知道,他也只有三年的寿命,不过倒是拖延了时间,救了你。”
“我要的不是这样的结果啊!”
安雅抓着天使的衣领拼命摇着,几乎要把对方掐死。
“安雅你怎么啦?”以前同事满脸吃惊的望着安雅,不知道她在对着空气做什么,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背包递给安雅,临走说了句:“安雅,节哀顺变啊。”
安雅打开了背包,里面全是纸片,仔细看,原来是咖啡馆里的单据小票,背面工工整整写着清秀的字迹。
第一天,咖啡馆里遇见那个如丁香般的女子,我见到她胸卡上写着“安雅”两个字。
第二天,她对我笑了,笑得那样甜,甜到咖啡可以不加糖。
第三天,昨天梦里梦到了她,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衬衣,粉红色的短裙,像邻家的小女生。
……
第一百天,她好像有什么心事,一直皱着眉头,我故意多点了写东西,为的是能多听几句她的声音。
第一百零一天……
天使瞧着已经泣不成声的安雅,小心翼翼的问:“我能问你个问题吗?你为什么不问他名字呢?”

“……”看着umbrella有点打趣的看着自己,731耸耸肩“蛋糕不会放辣椒,这个我不用说。倒是你,甜食,甜食。”

看着女服务生去后厨交代了自己的话,731用手撑着下巴看着自己的哥哥,“你喜欢吃什么就先点着,我无所谓。”

“鱿鱼卷。”

“一杯橙汁,要鲜榨新鲜的,不加冰。”熟知umbrella吃饭习惯的731随便扫了一眼菜谱,把那个镶着银边的本子递给对面的人,然后对着服务员吩咐了一句。

——end

其他人去度假,给他俩独自相处的时间,这主意是FOX给他出的,他当时觉得这个主意挺好,但现在看起来,这尴尬的气氛简直还不如其他人都在啊…

(同样无关正文,腐女点的小段子。)

“J区新开了一家餐厅,一会儿去那里吃饭吧。”731在和他说话,“我打听了一下,那家餐厅似乎有演奏班得瑞的曲目,感觉你好像挺喜欢那个?”

真是一片和谐的景色。

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k,饿过了劲的刺客现在看着菜谱上的食物,是看哪个都想吃。

尴尬。

731以巴黎圣母院中敲钟人的姿态侧过头,对着自己的哥哥扯起嘴角。

直接说你开的餐厅是不是就没这些破事了?

也对,整个基地也就他们哥俩倒霉没去度假,当时那该死的老人家怎么说的来着?年轻人精力旺盛,所以要留下来值班,天杀的扯犊子,要是说谁年轻,YOYO怎么说也比他小好吧,再怎么想也轮不到他值班。真是该死的老年人。

“真拿你没办法…”嘴上不服气的说着话,紧握成拳的右手却是暗暗地伸了过去,在深棕色的液体上方松开,撒下了三颗方糖。

再被伞部门支配身体和思考的那段时日里,他从未思考过自由。

“那今天听你的。把茶给我吧。”

当他的手脚被钢铁束缚,呼喊和嘶吼都被压抑在喉咙的那段时日里,他从未想到过,这样的自己还有机会站立在阳光下。

“咖啡。”

把菜谱还给服务生的731手指敲了敲桌子:“再要一个蔬菜沙拉和一份玉米羹。我呢,要两只牛角面包和一只螃蟹。好了,就这些。”

“咖啡。”

“太甜了,而且植脂末和奶精放的太多,这种东西平时还是少吃为好。”

服务生根本不知道他们这些人体兵器的饭量,在这些用饭桶形容都不为过的人里,umbrella的食量还算是很小的,天知道在731第一次看到魔鬼身材的Frau独自一人默默地吃掉了一整条羊腿半只火鸡最后又不解气似的喝了半锅芝士浓汤的时候内心是有多么的崩溃。

731纤细的手指捏住了半空中的马克杯。

“不要辣的。”再接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