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的诚心

  更有那渔船与航影,亭享的粘附

多少的清晨,白昼,黄昏

图片来自网络

晓色云开,春随人意,骤雨才过还晴。古台芳榭,飞燕蹴红英。舞困榆钱自落,秋千外、绿水桥平。东风里,朱门映柳,低按小秦筝。

  山岭的高亢与流水的光华……

向上的青春,梦想初现的轻狂

惊拢后一切恢复到初始的平静。宁谧的夜色下依稀可见虫儿的啁啁声,更衬得这无边的夜色撩人的伤怀和感触。在这种环境下,最易勾起人的伤怀往事,浅影里的人似乎也感受到了这种气氛,停了多时的抽泣声又断断续续的响起来。

图片 1

  未来与过去只是渺茫的幻想,

梦想,新竹似的割裂了外箨

浅影里人望着夜色漫卷,轻烟笼罩的湖面,依旧怔怔的发愣。夜深露重,寒气袭人,禁不住把拢在一起的胳膊拢得更紧些。

古台铺满带水的花瓣,片片似雨洗胭脂,吹弹可破。燕子用后脚蹬开落花,飞向远处。空气润新,小景写意。

  多谢天!我的心又一度的跳荡,

我心的回往

正当众人心中一片凄凉惨淡,难以自拔之时,琴声陡然一转,依稀把人带进了荻花渐黄,枫叶渐红,孤冷潮湿的秋夜。在似散未散的薄雾寒烟轻笼里,低眉信手,续续弹,续续弹。弹尽繁花凋零刹那红颜老的孤独冷落,弹尽平生转徙江湖间无处寄相思的一声叹息,弹尽一壶漂泊天涯零落缘州的心灰意冷,弹尽欢离一曲悲歌道不尽尘世苦的无奈沧凉。

图片 2

  如今,多谢这无名的博大的光辉,

庆幸这迸发激情的青春

第九章 泠泠月色播浅辉

宋人偏好“疏”、“小”,二字。疏雅,小玉般精致玲珑的景色是宋人独有的审美风流,也最得宋朝主流文人的钟情。

  迷惘,迷惘!也不知来自何处,

青春的神圣啊

“不用管我!”浅影里的人停顿了一下,带着哭腔嗔道。

宋人喜饮茶。斗茶,煮茶是王侯百姓间的乐事。香酥、隽永的茶味,能很好的体现当时的人文风情。生活闲然,温慢。

  我不由得惊悚,我不由得感愧

为我照亮,障眼的迷惘

叶天凌淡然一笑,挥挥手让侍女给两人琉璃盏中斟满酒,道:“观了曲舞,也不能辜负这如许美酒。”

多情。行乐处,珠钿翠盖,玉辔红缨。渐酒空金榼,花困蓬瀛。豆蔻梢头旧恨,十年梦、屈指堪惊。恁阑久,疏烟淡日,寂寞下芜城。

  驱净了梅雨时期无欢的踪迹,

容忍我的狂放

每日一问
多少事浮生若梦,多少人终成过客。冰漓为什么会觉得水芷清的声音有一种熟悉的错觉?

“多谢江南苏小,尊前怪我青衫。”人小,江南亦小。小人儿,小江南。

  在空灵与自由中忘却了迷惘:——

露出内敛的光芒

一个清瘦颀长的身影慢慢地走近她,兀自静立了好一阵,跃跃欲试了几番,方才去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师妹。”

宋人尽得“小”字高妙处。情也好,景也罢。以小字而突出其纹理,作掌中观。易碎而玲珑,拿捏轻柔与精致间的火候已达化境。再辅以疏字之神韵,小景不再孤矗,单调。二字交糅,以成山水,山水似画,如逸韵的灵墨文宝。

  嘲讽我这蚕茧似不生产的生存?

我不由得赞叹

琴声由刚才的激昂慷慨既而变的深沉浑重,最终化为一声叹息,渐息,渐渐息。一如寂廖阑珊的月夜,苍苍茫茫的江头,薄暮寒烟里,在漆黑辽阔的夜幕中,丝丝淡去,留下的只是一层薄薄的,难以寻觅的印痕。

作者:目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