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逝去的亲朋老铁在另一个世界全体安好

爸妈没有责怪我,他们只是不和我说话。
那天雨势磅礴,来学校的爸妈接了个空。那时还没有手机,于是拿着我的通讯录一家家打电话问过去,问到那位持伞送我的女生,便轻而易举猜测到我的下落。只是我不屑于记你的电话号码,它一直在我心里。于是相隔不远的父母选择了直捣黄龙。
我妈一直有高血压,这点我是不知道的。
现在她的额头有淤血,每天要睡很久,医生也无法断定是否有后遗症。
我哪里都不会去,我一天二十四小时守在医院。病友们说这个女孩子太孝顺了,我只是握着妈妈的手不断地哭。我哭妈妈的安危,哭爸爸的冷落,我哭我以后恐怕再也不能见到你了。
是的,你的父亲回来了,扭着你来医院看我妈。但你们拿来的鲜花和果篮被我爸一样不落地扔了出去。
我听见你在门外苦苦哀求:“叔叔,让我见见莫莫吧,我是真的喜欢她,我从小就喜欢她,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我拉着妈妈的手无声啜泣,我用妈妈的手掩住自己的耳朵。我不能心软,我不能再做让爸妈伤心的事情了。
不知道做了几次检查,我对时间已经失去了概念。或许并没有多久,但我的世界在崩塌的那一刻就趋于静止了。某一天你忽然出现在病房里,是的,我没有看见你,但是感觉到你的气息。我太累了,我趴在妈妈的床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你跪在我身后,将我紧紧拥在怀里,下颚抵在我的头心,呼出的热气透过发丝。我不敢挣扎,不敢呼吸,生怕稍有响动你就海市蜃楼一样消失不见了。
我听到你说起的那三个最甜蜜的字,你将一张照片塞在我口袋里。
然后,你真的消失不见了。
此后我就是这样,每次想起你总会先想起一些与你并不相关的人,比如你转学来之前几天,在老旧的教学楼走廊里,盘腿坐在地上打牌的一群男生。似乎只有这样,我才能印证自己记忆的准确性,证明你是真实存在过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你是我最想接近又不敢触碰的梦吧。
我有许多你的照片,运动会上的,郊游的,都是我偷*****的。只有这张和哪张都不一样,它是你亲手交到我手中的。是你的百天照,你把最纯净的自己交给我保管。
我们刚刚开始相爱,就要面对分离。

1、爷爷

       
爷爷是在我初一完了的那个暑假不在的。我爸爸兄弟姐妹五个,他排老四,而且我爸妈还属于晚婚晚育,所以我出生的时候,爷爷奶奶都已经63岁了。年龄已经不小了,而且身体不好,我又从小不在他们身边长大,只有逢年过节才回去,感情并不是那么深。但是我爸是爷爷奶奶最疼爱的孩子,我又是我爸唯一的孩子,他们最是喜欢我。我上了高中才知道,原来会有家庭那么重男轻女,但是我从来没有感觉爷爷奶奶会因为我是女孩而不喜欢我,我很幸运在这么一个家庭。爷爷身体一直很不好,从我记事起,他就腿脚不便。我记得小时候在老家过年,早上天蒙蒙亮的时候,爷爷会走到门口,伸展伸展身体,后来我的记忆就是他拄着拐杖,还要让哥哥姐姐搀扶着才能走。那年从清明节开始,爷爷就住院,住了半年的医院,医生都劝我们家放弃,没有再医治的必要了,但是家人不舍,一直住在医院。暑假病情严重,转到市里的人民医院,妈妈每天做好饭(下了胃管,只能吃流食),由我骑着自行车送到医院,送完我再去上学,我也就只为了爷爷做了这么一件事。

       
病情稳定又回到县人民医院,放暑假的一天早上,我是有睡懒觉的习惯(现在还有),我七点半的时候无缘无故突然醒了,我就起来去了卫生间,回房间的时候看了一下表,继续睡。九点妈妈打来电话,只说让我赶紧起来,一会跟她回老家,并没说什么事,我就起床洗漱换衣服。那年我买了一条红色的裤子,我妈来接我的时候,让我换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去换了一条。到家我才明白为什么我不能穿那条裤子,我记得那天炎热的天气,院子里站满了亲戚朋友,爸爸在院子里红着双眼,但是又在忙活着怎么办葬礼。那天起,我才对死亡有了第一次直接的认识。


其实,我们都有一些情感,一直不愿意表达出来。久了,就会觉得在心里很淡很淡。而爱我们的人,他们还一直守着心里那个最美好的我们,把能给的都给我们,希望我们能得自己想要,做什么都有他们的支持,不会觉得孤独,不会想要流泪,然后成为最美好的样子。当你在人世间迷离,在挫败中抱怨,不要忘记那些爱你的人,她们还在等你。还想听你说说烦恼,像从前一样,一回到家就放下书包在她们耳边说个不停。

妈妈到现在都喜欢跟别人说 以前带我有多么多么的辛苦 然后就讲起故事来
我还是婴儿的时候 在广州 老是生病 白天睡觉 晚上等爸妈要睡觉的时候就醒了哭
因为隔壁的人开早餐店 不敢吵到他们 我妈就抱着我摇了一晚上
爸爸就在一旁睡觉不管 我妈说现在她的手痛就是那时候抱我抱的.

3、姥爷

       
我姥爷从小是跟我妈的奶奶相依为命的,在他两三岁的时候,他爸爸离家出走了,从此再也没回来过,有人说在延安见到过,但是也没任何消息。我姥爷家成份不好,家里是地主,做烟草生意起家的,村子里一条胡同的房子都是我姥爷家的。后来土改什么的,把家里的财产全部没收,只分了一间原来做烟的房子给我姥爷。我姥爷上了学,出来上了班,又在市里买了房子,几个女儿女婿都各自上了班,成了家,我姥爷退休了。我们家,我姥爷,我妈,还有我五姨都是一个单位的。小时候我妈带我上班,是和我姥爷住一起,我们家现在还有一张在当时工作的地方,我姥爷抱着我,我妈在旁边逗我的照片。现在照片里的三个人都聚不齐了,我长大了,妈妈老了,姥爷不在了……市里的房子,我是第一个孩子在那住的,至今还有我拿圆珠笔在墙上乱画的痕迹。因为住的近,有事没事都会往那跑,可以说我是在那个院子里长大的,院子里人我认的比现在住的地方认的人都多。有时候我会在那里住,我姥爷知道我睡觉不老实,会搬大椅子放到床边,害怕我掉下去,半夜醒来会去给我盖被子。早上会做早饭给我吃,因为我要上学,后来我才知道,我姥爷只做饭给我和我妈吃过。我姥爷是个有点严肃“迂腐”的人,会讲很多规矩,这导致有段时间我很不乐意去他们家。吃饭不能剩,吃饭咳嗽要背过身去,吃完饭不能立马躺着,我姥爷会说我没骨头,坐着不能压板凳(就是让板凳一边的腿翘起来)……我妈他们说我是我姥爷教出的好徒弟,我会在家教导弟弟妹妹们,而且很节约,有时候炒完菜,可能油烟还没完全抽干净,我看到了立马会去关掉,妈妈说姥爷也是如此。退休以后,姥爷得了帕金森综合症,好像家里有点遗传这个病,姥爷的几个舅舅都有这个。身体越来越不听使唤,这个是神经系统的疾病,类似有点“开关失灵”,有时候想走走不了,有时候想停停不住。因为这个,没少跌倒,我上大一那年,我爸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我姥爷住院了,因为在路上摔了,还查出有点脑梗,我给我妈打电话,哭着说为什么不告诉我。偷偷让表弟拍照片给我,那么大年纪,摔得鼻青脸肿的,我那时候想为什么我要离家那么远上学,要是近的话,我就可以回去。每次我上学走,我都好怕,好怕回来再也见不到,上课时间我妈给我打电话,我都怕的不行,生怕家里出事。

       
去年我在家,十点我妈打电话给我让我准备去医院,一会爸爸来接我,我说好。在换衣服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些什么,就给妈妈打电话,问:“我敢不敢穿那件红色的外套?”我妈说你不要穿,我就懂了,但是我心里还是抱着一些幻想的,应该是在抢救。我上了车,我爸告诉我,妈妈已经给了一个哥哥打电话(那个哥哥是卖寿衣的),应该情况不好,你做好准备,照顾好你妈,我说我知道了。到医院,我上楼,我妈见到我什么都没说,拉着我进房间,我看见我姥爷躺在那里,呼吸机插着,旁边的机器只显示着一点点起伏,其实只是因为呼吸机的作用,叫他已经没有任何反应,前几天还好好的一个人,我还喂饭给他吃,现在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躺着……我去接我表妹放学,去见最后一面,上车我表妹问:“姐,你怎么来了?”我说:“姥爷在医院,已经不行了。”我当时已经快不能开车了,眼睛里都是泪水,擦干眼泪,以最快速度到医院,让表妹见见,又带她吃饭,让她上学,我返回医院。家里人都来过以后,呼吸机拔掉了……在医院去世的人是不能再回家了,直接拉到火葬场,我们回家布置灵堂。第一天晚上爸妈都在守灵,让我们小辈都回家,直到半夜才睡着,我梦到姥爷给我盖被子,早晨起来枕头湿了一大片,不敢讲出来,害怕家里人伤心。那几天跪的膝盖都青了,肿了一块,我只能守着,尽尽最后一份孝心。

最大的遗憾是没有拍张全家福,以后拍终究是少了一个人……

不奢望他们在那边保佑着我们,只求他们安好就好……

每次回家,爸妈都会发现我的改变。然而其实我不是发现了他们对我的爱,而是发现我一直是爱他们的。他们,也需要我去爱。爸妈说,等你长大了,懂得关心我们了,我们才确定真的是生了一个女儿。

记得我舅公(只是辈分较高 和我妈同龄人)有次带我和妈妈出去吃狗肉煲
那时候觉得很好吃(现在吃的话可能会被人骂死吧)那时候我还在上小学
二年级的样子吧 我妈回去就跟我说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我爸 我就记住了
然后有次我做错事我妈要拿衣架打我的时候
我就说你敢打我我就告诉爸爸舅公带我们去吃狗肉煲 她就不敢了哈哈哈
我的机智让我免受了一顿皮肉之苦.


没有任何事情能改变爱。爱,永远为时不晚。

妈妈说我的脾气倔的很 从小时候就很倔
有一次冬天我洗澡的时候我妈忘记帮我拿衣服就让我出来穿
我洗好了就抱着自己蹲在地上 我妈等了很久都不见我出去就进来看我 我就跟她说
把我冷死吧 我妈这才帮我去拿衣服. 还有一次 在广州 我说我想吃零食
我妈不给我吃 我就自己跑出门去了 后来我妈才发现我不见了
那时候我才四五岁的样子 跑了很远 幸好我妈把我找回来了
幸好那时候还没有人贩子(可能是没看见我)

2、奶奶

       
奶奶在我高二的寒假去世的。在办完爷爷的葬礼以后,我和姑姑陪着奶奶说话,突然发现奶奶认不得我是谁了。可能是年纪大了,也可能是爷爷的事情刺激到了奶奶,从那开始奶奶开始糊涂了,开始不认得我是谁,最后连爸爸他们都不认得了。爷爷去世是盛夏,奶奶则是寒冬,我们这有个习俗,男的死后三年,夫妻才能合葬,奶奶在爷爷去世三年半以后,也走了。也是住了几个月的医院,医生建议回家吧,在过年的时候,我们把奶奶送回了家。大年初四,我们在去亲戚家的路上,叔叔给爸爸打了个电话,说奶奶这两天不太好,爸爸说下午就回去,我们在吃完中午饭以后就回了家。我们家对门是个本家的伯伯,是位医生,大人们就去问问情况,伯伯说应该就是这两天了。

       
我们回到家,我去奶奶的身边,发现奶奶没有声音了(大人们告诉我,人在快去世的时候,会发出一些声音,我们这里叫响痰,就是喉咙里一直发出声音,感觉嗓子里有痰),我就给妈妈他们说,他们当时就在房间里,但是不像我离得这么近。他们让我站过一边,大伯摸了摸鼻下,发现奶奶已经走了,他们开始给奶奶换寿衣。我站在旁边,愣了半天才意识到,奶奶也离我而去了。年还没过完,我们家就开始忙活葬礼,那年冬天一直都没下雪,就在那几天下了第一场雪……


       
爷爷奶奶在的时候,我们除夕是一定要回去的,除夕夜是要团圆的。但是都不在了,我们回去也没有了意义……

       
忘了是哪年的初一,我们从老家回来,去了姥姥家,爸爸喝多了,说没吃饱,四姨开了句玩笑说,去你哥家,还能没让你吃饱。爸爸说:“爹妈都没了,没人管了。”那两年,只要我爸喝多,他就哭,我原来从没看到他哭过。再坚强的人也会有软肋,我爸的软肋就是我爷爷奶奶。他一直后悔没把爷爷奶奶接过来一起生活,但是真的是情况不允许。爸妈都上班,我要上学,爷爷奶奶腿脚不便,楼房上不去,也没人照顾。前两天我说让我爸接我,他说:“我才不接你,要是你爷爷让我接,我才去。”我说:“爷爷坐过你的车?”爸爸说没有(我们家的车是在爷爷去世两年后买的),只有原来公司的车坐过一两次,说完爸爸就不说话了。


前几天,爸爸和我聊天,闺女,你最近一定挺忙的吧,爸最近可忙了。随后一个微笑的小表情。

十四年前 爷爷带着我和弟弟搬到小县城 我们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了
而姐姐还在小姑那边上学 爸爸妈妈当时在广州开了一个士多店
因为我和弟弟需要人照顾 爸妈把店转让回到家来照顾我和弟弟.

       
刚才想到家里的事,想起了我姥爷。再过两天,就是姥爷去世一百天。还是会很难过,本来打算睡了,戴着耳机听着歌,可突然想起,就控制不住地哭了起来。我不敢哭得太大声,害怕另一个房间的妈妈听见,不想惹她伤心。哭了好久,打算写点什么,纪念一下离开我的亲人们。

心情被扰乱,看电影也没了兴致。慵懒地爬上床,就沉沉睡去。梦里恍惚看见妈躺在病床上,爸在旁边默默流着泪。我从远处跑向爸妈,爸妈却一直后退。我从哭泣中惊醒,一个人呆坐在床上,周围还是一如既往地漆黑,不会有暖黄色的灯光,也没有深夜有人推开门给我盖盖被子,第一次觉得异乡,会引起我这么多思念,异乡,真的是异乡了。

我和弟弟相差一岁 大人们老是喜欢跟我说要让着弟弟 可是我总觉得
我们年龄也没有相差很多 他又很不礼貌 我为什么要让着他 我们什么都喜欢争抢
妈妈不管买什么 都要一人一份 有时候他没有必要拥有的东西 只要我有
他也一定会吵着要 久而久之 我觉得这样太浪费钱了 所以有时候他有的东西
我都不会要求妈妈也给我买一份 从那时候 我就开始懂事了吧.

我是风暖,与你温暖相遇,走心与你相交。不欺骗,不离弃。你每一段漫长岁月,我都想好好陪伴。每天在这里等你,不见,不离。

弟弟真的很野蛮 但是他打不过我 小时候在爸妈房间有一台电脑
我们那时候都迷上了qq三国 每天从早到晚 规定玩几个小时就换人
有时候轮到我了 弟弟还不让 我们就打起来了 他会拿那种小的塑胶凳砸我
我会装作很生气很凶的样子怒瞪着他(其实我心里也很害怕他砸下来)他就不敢动了
我记得有一次晚上 爸妈不在家 我们争执不下 我把他推出房间
锁上门在里面玩电脑 他就在外面疯狂踹门 然后楼下的很凶的叔叔就打电话给妈妈
妈妈就赶回家 我们一听到开门声就跑回各自房间 妈妈一回来就拿了扫把
推开我房间的窗 握着扫把杆就疯狂揍我 真的疼 都有好几道血痕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