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方文字艺》二零一八年第8期|俞强:俞强诗选

  在你眼睛微微闭合的深处

轮船发出了呜呜的声音,缓慢地进入了河道。惊醒了上方的天空。

图片 1

  岩石宽广停下一片海

我从黑暗中迷迷糊糊的醒来,隐约地听到那一声沉重而冗长的声音,仿佛从我遥远的生命尽头传过来,遥远而模糊。

俞强
浙江慈溪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辞赋社会员。浙江省作协第八届全委委员,诗创委成员。《原则诗选》编委。诗歌《一个人的南方》,获首届“十月诗歌奖”。诗集《旧痕集》获浙江省优秀文学作品奖。已出版诗集《大地之舷》《旧痕集》等十余部诗文集。

街道上摩肩接踵,人声鼎沸,尘世喧嚣。

  海转动一只小白兔的眼睛

起身站起,摇摇晃晃的从船舱里走出来,说实话,我并不喜欢那个地方,沉闷黑暗,有一种血液里类似缺氧的错觉。此时天空还没有全亮,灰蒙蒙的雾气弥漫在江面上,看不清远方,头发上有着凝结下来的细小水珠。父亲在前面理着渔网,他赤裸着上身,露出江上男子特有的肤色,江面上的风把他切割的瘦削而又立体。我在船边坐下,将脚伸进水里,哗啦哗啦,带起好多浪花,初夏的时候,并不感到凉意,江水恰到好处的温和。

过去是一种存在

艾比轻轻地啧了一声,街上人潮拥挤,没有人在意她这么一个普通的人的想法。她一脚踢开脚边一颗散落的不知是什么的东西,大概是零件,飞出去老远,消失在无尽的人群里,或许会引起一个人的怒骂,而她什么都没有在意,只是嘟着嘴,自己为自己生气。

  在你慢慢手掌心的广阔深处

父亲抬头,看着我笑笑,对我说,不再睡一会儿?

对我来说,过去的不会过去,而是存在。

没有强烈的阳光,地上只有一个微弱的影子。恍恍惚惚,让人感觉下一秒就会不复存在。她红色的头发微微泛灰,有碎发垂落在她的额头,随着她极快的步子微微抖动。

  刺激着岩石

我摇摇头,继而把水踩地更响。

闭上眼,一张桌子在倒塌的时光中

边上都是一些乘着硫卡座缓缓飞行的人。那差不多一本书厚,三四本书大小的一块板。人坐在上面能匀速飞行,造成交通事故的概率很小。硫卡座携带方便,但为了交通秩序的稳定,速度比较缓慢,所以还是会有人选择步行。

  身体紧贴着海的孤独

当心,别着凉。

站起来,在窗边支撑我的双臂与孤独,

电光闪烁着飞过,是长长的流光,流淌过她的眼睛,却毫不留情的离去。

  再找不到慈悲的蛛丝马迹

我的童年就是在这一条肮脏破旧的船上度过的,或者说那条船就是我的家,我不喜欢呆在低矮阴暗的船舱里,那里总是显得拥挤不堪,常年的阴暗滋生出一种潮湿的霉味,而且总会让人有一种混沌的错觉,所以我总是喜欢站在甲板上,仰望天,或海。

旁边一张床,弥漫抵御寒冷的气息,

硫卡座忘记带了,这下都不能坐着观赏了。她拂了一下耳边的头发,气愤的跺了跺脚,脚下的砖头发出一声不重的声响。她鼓着腮帮子,眼神没有定向,行走在自己的世界里。

  禁不住慌乱

那条船是祖父给他的,于是父亲就真的在这条船上生活了这么多年,其实父亲完全可以去做其它的活,凭他的手艺,日子一定要比现在过的好,可是父亲不肯,他总是叹着气,抚摸着船边说,我这一辈子,离不开它了。父亲喜欢抽烟,没事的时候,他就喜欢坐在甲板上,像我一样,卷起裤脚,将双脚浸在水中,然后点上一支烟,慢慢地抽着。夜晚的时候,那点火是唯一的光源,烟雾弥漫在他身边,我看不清父亲的脸,只是我可以嗅到父亲身上那股海水的味道,咸咸的,却不腥。我总是觉得,父亲的身体里留得不是血,而是一片汪洋的海水。

床上的吊扇已经停下,像一对受伤的巨大的鸟翅

那个衰仔偏偏要上课,害得我只能自己一个人来,真是的。什么嘛,这次课外作业竟然是游览中心博物馆,有什么好看的啊。那不都是能思考的机器,机械化的人类吗?

  总忘不了拍动一只老鹰的翅膀

父亲是捕鱼的好手,他知道那片海域鱼多,那片海域鱼最肥,每一次父亲捕上来的鱼,在甲板上鲜活地跳着,我就会欢呼雀跃,那些鱼鳞在阳光下耀眼,视野里是一片银白色的纯净。只是有一次,当我试着靠近那些鱼的时候,才看见它们眼里似乎有一种亮晶晶的东西,它们就那样安静的躺在那里,我在它们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小小的倒影,突然间那一片耀眼的银色刺的我心痛,我不知道为什么,我问父亲,我们能不能放了它们,父亲一愣,继而缓慢而又坚定的摇头。他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发,对我说,洛川,你还太小,你不懂。

躲在冬天的尘埃与阴影里,喑哑无言,

她飞快的穿越广场,厚厚的鞋底刻意发出重重的响声,很快便消失在人群中。

  能够千里追踪

我当时只是茫然的看着父亲,看着他身后的夕阳,一点点地,滑下了地平线。

一扇布满擦痕的门,封闭,孤单,等待我

旁边的人群三三五五的聊着什么只有自己人才理解的东西,这边一群笑得开心,手兴奋的在空中舞蹈,疯狂的比划着什么;那边那个带着封闭式耳机的人缓缓的走,眼眸微垂,与世隔绝一般,身处在自己的世界里。艾比飞快的走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她只是轻轻说了句抱歉就继续往前走,而后面的人也只是歉意的向她笑了笑,便又回过头,沉溺于自己的世界,艾比有些讶异地回了头,因为她在那一瞬看见了他眼里的蓝天,那个今天没有的蓝天——却只来得及看见他发出温暖的阳光的身体,金色的发丝里滴落阳光的赞许。他正和身边如月亮般的人讲着话。精神恍惚间,她朦胧看见一个狂傲的金色影子,伴在他们身边,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笑,身后跟着两个忠诚的人。擦肩而过的缘分实在太多,她没法数清,但或许,他们还会再见。

  盯住小白兔短短白白的尾巴

父亲每次在和鱼贩做完生意之后,都会将船停在港口两三天,去镇上购置一些日用品,那便是我最自由的时光。我就可以跳下船,拉着母亲的手,在街上欣喜的跑着。七岁那年,第一次登上陆地,右脚踩在厚实坚硬的青石板上,那一刻,我便知道,原来,有些时候生命就会在这一步之间,有了如此之大的区别,像是注定了有什么不同,却又无法言说,仿佛在那一瞬间,世界之门洞开,我又看到了另一个世界。

转动钥匙,向左或者向右,一下,二下 里面的一切

迎面一个眼中饱含笑意的小姑娘走了过来,手中提着一篮干净的花,微笑地扯扯艾比对衣角,轻轻的说,大姐姐,要来一支“永开花”吗?它不会凋谢的哟!不用钱的!艾比停下了一秒,没有转过头看身边矮她一头的小姑娘,只是用余光看了她一眼,一手提起一株“永开百合花”,一手轻轻地抚过小姑娘的头,说小姑娘,姐姐收下了,但姐姐可是很忙的哦,必须要走。随即有些笨拙的“潇洒”转过身,故意留下一个看似帅气的背影。走开几步后又在紧张自己刚才的效果是不是达到了目的,小姑娘没有吓着吧,不,我这么帅,她一定会被我帅到的吧!嗯!随着她的思考,她紧抿的嘴角也微微上扬起来,步履伴随着轻快的节奏。

  就能跳跃躲藏

左脚用力地顶开船,整个身子,突然间立了起来,船摇摇晃晃在水上泛着波澜,另一只脚也踏上了那一块石头。不再有摇晃的虚无之感,而是一种古老的坚实。我们去的是一个江南的小镇,青石板路一直延伸到尽头,绿油油的青苔也在缝隙里发亮。青砖黛瓦,阴雨连绵。

都完好无损,在时光的推土机下幸存下来了

四周都是得到普及的能够独立思考,自主学习的机器人,只有一半不到是人类。至于为什么会得到政府的普及——

  只看他

我突然有了一种冲动,热血似乎要在我体内沸腾起来,我沿着青石板路奔跑起来,越跑越快,不用担心脚下会摇晃,也不用担心自己会摔倒,江南潮湿的水汽打湿了我的额头,凉凉的。我听到了风的声音,在我耳边吟唱。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停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气,我从来没有跑过这么远的路,那么长,那么久,那么远。心脏带给我最真实的疼痛,告诉我真一切都是真的,我用手扶着墙,抬起头,便看见了弥苏。

一扇不再通向别处的门,只为另一个我

那是源于十几年前的一次战争,这里我们先不作解释。

  连续筋斗云七十二变化

她穿着花色的裙子,一直垂到脚踝,白色的凉鞋上占了一点泥土,她的手上拿着旧报纸折成的纸船。她就这么的出现在了我面前,然后对我说,你怎么了?

存在,你再也找不到我了,我把房间封存

四周都是宏伟到极其引人注目的建筑,就如黑灰色主基调的塔木下悬浮着发出淡蓝色荧光的地球,模仿着现在的地球在缓缓转动。这种悬浮式地球上的景象和我们脚下踩着的景象只相差1/3毫秒。它微微发出淡蓝色的光,是30年前天空的颜色,是最晴朗的那个天,湖泊映着天空的颜色。

  成功着男人女人互相纠缠

我微微一愣,然后笑了笑,没事,只是刚才跑的太快了。

在记忆深处,不会有谁将它找到,再次打开。

有人说,希望的颜色是蓝色。或许吧,但那种仅存于过去的颜色,现在要一点一点的被灰尘给吞噬了。

  再脱不出手掌心

道路旁有一条浅浅的河流,像是环绕着这个江南小镇,弥苏走到岸边,蹲下身子,她的长裙垂到了地上,染上了些许的尘土。水面上映着她的影子,微微晃动的白色,像是一朵云,她的手努力地触碰那水面,却依旧触及不到。

预感

渐渐的,渐渐的,就会消散的吧。

  脚盗用流水的招式

“你在干什么?”

还没有出现这样一本书

她瞥了一眼那淡蓝色的荧光,嘟了嘟嘴,回过眼神。为什么一定要是淡蓝色呢,就不可以是其他颜色吗?偏偏是冷色调,冷冰冰的,真是让人不喜欢的拒人千里呢。

  稍一潺潺就进入陌生人的口袋

“把船送到水里面,这样它就会漂到海里了。”

总会有这样一本书落到手中。

手中的永开百合花静静地沉睡在那里,它不会凋谢,永远都凝固在这最美的一刻。它绽放出微微的花香,时间停在它绽放的那一霎,仿佛有清丽的水滴,在白色的花瓣上流淌,仿佛它下一刻就要再绽开一点,再向上一点,伸出娇艳的花瓣,溢出诱人的花香,但是没有,也不会有,它只能用白色的花瓣簇拥着的花蕊来传递芬芳。

  只需几天几夜艰苦跋涉

“它不会漂到海里的。”

一本书在手中

边上有一个地方陆续来人,都和普通人一样,排成长长的队伍。那是机器人在兑换新的零件。他们之中只有极少数的人说着话,大多数都沉默着。那两个人站着面无表情的交谈着什么;边上的那个人蹲在那里,看着灰色的地砖出神。只有站在队伍末尾的玫红发青年,身上带着一点颜色。他有些焦急的看着前面长长对队伍,不时歪过身子,看看前面还有多少人,他攥紧了手中拿着的报告单,有些忧虑。他们确实是机器人,但是之前并没有得到更好的开发,没有比人类更有逻辑化的思考方式,所以并没有想到要等一会儿再来排队。虽然思考方式已经俱全,但当然在感情方面还是有缺陷。而且当初研发它的那个人早就不在了。

  翻过雨季

“不可能。”她突然间死死地看着我。

还没有读到后面的句子

她要强行从人流中挤过。她刻意提高了一点声音,对身前的身体隐藏在黑色斗篷下的那个人说请让一下,等到那个人迟钝的往后走一点时飞快的越过,匆匆甩下一句谢谢。那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那个人白色的发丝下,隐藏不住狂傲和背叛的金色眼睛,身后跟着的女士灰白色的眼底闪耀着一份誓死的忠诚。她心里有点闷闷的。这嘈杂的人声惹得她实在心烦,她从口袋里随手掏出封闭式耳机,略微有一点不耐烦的套到耳朵上。当音乐奏响的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进入百花盛开的中心

“我在海上从来没有见到这些船。”

总会有这样的句子跳入你的视觉

她的心情渐渐平复,也稍微安静下来了一点。四周环绕式的双声道,绝对抗拒外界的声音,但内部的声音不会很响,以保护听众耳膜为基础保证最好的听觉效果。

  脚趾头结满了伤口

“你,见过海?”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声音突然间柔和下来了。

一行句子在你的目光中心

随意点开的歌,并不是平常听的轻快的歌曲,没有小女孩甜美的歌声,而是很悠长的纯音乐。如坠落于海,身边泛起泡沫,看着眼前逐渐模糊的天空,只有刺眼的光,闪着自己的眼睛。海大度的包容一切,拥抱你的到来。海水微凉,是偏低的体温,是大海的一个清凉的吻。你轻轻的坠落,海的密度比空气要大很多,所以要柔很多。眼前从浅蓝变为有点微绿,再渐渐变深,渐渐的,渐渐的,坠落下去。

  正好削开孤独

“嗯。”

还没有搜索到句子后面的一个词

她在海中微微睁眼,在幻境里,恍惚着看见了深海中,一个黑发的青年脸上是兴奋,满意和舒适的危险的微笑,绛紫色的眼睛里跳跃着光芒万丈的星海,张开手臂拥抱海洋的狂躁,冰冷和温柔,享受死亡前的快感。而一个绿色眼睛的人的,眼里装满了整个世界的温柔,满脸笑意地向他坠去,有力地拥抱他冰冷的身体。

  大胆露出魔鬼

“海是什么样子的,可以将给我听听吗/?我也很想见一见呢。”

总会有这样一个词于你的意念里出现。

她也微微放慢了脚步,微微睁大了眼睛看着周边的一切,看着流动的人群,灰色的人潮,微微旋转着的蓝色地球仪,眼里闪动着光。

  爱情贴上明星性感的嘴唇

“海。。”突然间,我觉得我并不知道怎么去描述,只是喃喃地念着它的名字,那个我看过了我数次的地方,却依旧无法描述,“海很大,望不到尽头,水面是蓝色的,有很多鱼,夕阳照耀的话会更美。”我用我憋足的语言叙述着,不知道她到底能不懂。

在无数书,句子,词的海洋里

很快就走到了。

  就能及时长出杨柳

直到多年以后,我才知道,有些东西是你无法描述的,你只有真正地去感受,才能懂得,那片海早已入了我的血脉里。我能感受到它奔腾的声音,就像很多年前,我站在它面前一样。

你感到总有这样的一本书,一个句子,一个词

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宏伟,十分高大的建筑。仿佛参天般的柱子傲然矗立着,高高的台阶是严肃的起点,冰冷而没有感情。上个世纪的风格般,庄肃的显得有点麻烦。这代表人类对历史的尊重。

  月光下悄无声息靠近江岸

“没关系,我相信,它会漂到大海里去的,海会保佑它的。”她突然间笃定地说道,我看到她的眼睛闪着光亮,目光无比的坚定。

注定在每一个时间的落脚点

她轻轻的走上去,这长长的阶梯在不断消耗她的耐心,但是她的心却又随着音乐一点一点的放缓,海的波涛一般,潮起,潮落,再起。

  任凭风流故事一再上演

“嗯,那我来帮你吧。”我接过她手上的纸船,然后弯下身子,轻轻地将纸船放在了水面上,我们就这样站着,看着那抹白色一点点远去,最后消失不见。

与你相遇

有灰蒙蒙的光,从边角的玻璃板折射过来,她的眼里添上一丝光,在光里朦朦胧胧地映着身后的一位女士,黑色的发丝下闪烁着栖息着星夜的眼睛,轻蔑地笑着。她或许在想着一个人,她的发丝里则是安居着澄澈的蓝天,眼里是一汪深深的湖水。她并没有回头看那光的来源。她看着从玻璃门上影射出的她的眼睛,沉默了几秒。

  削开魔鬼

我知道它一定会漂到大海的,海会保佑它的。

你感觉这样的一本书

阳光从云层间透出,是神明救赎人间而射下的金色宝剑,在每个人的眼里种下希望的种子。它将很快地发芽,抽出枝条,绽放出绚烂的希望之花,照亮整个世界。

  大胆暴露即使只是线状的曲折小路

“我叫弥苏,你呢?”她突然直起身来问我,笑容很甜。

与自己的生活息息相关

她抿了抿嘴唇,踏上最后一步阶梯。踏上那一刻,脑子里立马浮现出了所有博物馆都会问出的经典问题。

  能够承受高强度的乱踩乱踏

“洛川。”

又不知道它的出现

请问您选择“现身处地”还是“私人影像”?

  伤痕累累

“那我们应该是朋友了吧。”

意味着什么?

脑中是蒙蒙的一片黑暗,一个声音柔和地浮现。不是很动听,也不是很生硬,平平淡淡,却刚好是一种令人自然舒服的声音。

  挣扎着也要伸出一只小蚂蚁的脑袋

“嗯。”

就像每天的十字路口

她闭上眼睛,默默的回答:私人影像。

  微小的眼睛二十四小时

很多时候,我总会想起那一天,想起那一天阳光在江南的镇堂里聚拢成了一束细长的光,想起弥苏坚定的眼神,以及她在临别的时候对我说,洛川,海会保佑你的。

或者电视屏幕

现身处地是和生活在过去的人一样,直接进入博物馆,直接观赏到景物,可亲身体会到实物美感的快感。而私人影像则是根据个人喜好而直接投影在人的脑海中,让人感觉身处实地的虚拟。

  瞄准盯住任何

洛川,海会保佑你的。

晃过的那些

现在除了一些地质学家,一些爱好者,一般的普通人基本上都是选择私人影像。但是私人影像并不是完全根据一个人的此时心情来,场内的布置还是一样,只是相距的距离,人的多少,灯光的明暗有所不同而已。但是根据自身心情的调配,可能会有损实物的美感而不能达到最好的视觉效果。但这对于一个普通的普通人来说,有和无基本上没差。

  哪怕只是风吹草动的眼前身后

海会保佑你的。

似是而非的面孔与事情

好,正在为您调配中……

  岩石的记忆

洛川。

就像这本出现在你手中的书

这句话出现的一瞬间,不,是大约在0.1秒内,人类视觉感受变化的时间之内,便在脑海中出现了这座博物馆的影像。

  茫茫仿佛老大哥的残酷无耻

我躺在甲板上,看遥远的天空,如海一样的蓝,父亲解开了套在港口的绳子,用脚轻轻一蹬,船便慢慢地驶进了河道。我突然感觉到周围有着无数的海水向我涌来,把我淹没其中,梦境被渲染成无边无尽的蓝色。

几乎已经厌倦

她走了进去,耳边依然在单曲循环那首略微忧郁的纯音乐,是坠落在海洋里,冰冷的海水侵蚀着身体,口中吐出模糊的气泡,黑色吞噬着视线,再缓缓的,轻轻的闭上眼。

  只给一粒米

在海上的日子总是寂寞的,我总是一个人静静地待着,海上的日子更多的教我学会了沉默,,我不再去看父亲捕鱼了,那个时候我大概已经隐隐约约知道了宿命这个词,或许父亲就是这样,这条船便是他的宿命,这片海便是他宿命的归宿。

词对句子,句子对段落

第一个展馆内全部都是几千年前的用的生活用品,她果断的越过了他们,不去看那些破旧的古董一眼,前往下一个展厅:现代科技展览。

  就要你养活一支军队

黄昏的时候,夕阳把天空染成绚丽的橙色,温暖的光芒在水面上细微的跳跃着,我把腿放在海水里,听着哗啦哗啦的声音,这是我从小就有的习惯,母亲在不远处淘着米,夕阳仿佛贴在她的背上,使她整个人看起来都笼罩在温和的暮色里。我转过头,托着腮帮继续看着将沉未沉的夕阳发呆,背后传来了父母之间谈话,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我还是听到了。

段落对所有书本的困惑

飞机,火箭,宇宙飞船,卫星模型,守航舰(一种多人长期驻留太空的非军用太空飞船)……

  挥舞搅动远方

——孩子他爸,漂泊了这么多年,也该上岸了,洛川已经这么大了,到了上学的年龄了。

写写月亮

都是几百年内人类创造出的机器,包括核武器模型,卫星轨道模型,甚至还有一盏长明的钨丝灯,一只克隆鼠的模型。

  只有记忆中的伤口

父亲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我只是看见那点猩红色慢慢地灭了。

今晚有月,月在云上。

各式各样的东西被安排在各种地方,看起来不仅科学,还十分和谐,是科学与艺术的综合体。不,艺术其实也是可以说是科学的一部分,或者,科学也可以说是艺术的一部分。

  模糊仿佛老大哥的卑鄙无耻

夕阳慢慢地跌落了地平线,我闻到船舱里飘来的淡淡的米香,随后,便听到了母亲的声音,她站在船舱的门口,对我说,洛川,吃饭了。

现实仍在形而下的底部

卫星在轨道上慢慢转动,不远处那个旧版的原子核内部结构示意图影像也在转动着,就像离他们更近的那一个太阳系行星示意图一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