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短浅,此去经年

  不久后,昊祯调到了分公司,担任要职。昊祯时常在深夜的时候,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办公室里,拿起那杯早已发凉的咖啡。而静沐,依旧在那个地方,做了幼儿园的老师,面对着一帮天真的孩子。

“别自责了,她活着时痛苦,死了倒也是解脱。好了,太晚了,回去吧。”沐把念扶起来。

02

  1

        “怎样,这里环境挺好吧。”沐抬头看着这个笑眯着眼的老人,略显无奈。

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你却要拼死拼活的像条狗一样。

  2

       
沐顿时感觉不妙,打念电话,没人接,他儿子的又是空号。这时,公司又来电话,他也顾不得念,只好打电话给那义工协会,说了情况,便匆匆赶往公司。协会没任何消息,沐工作经常走神。一天后,协会告诉他老人死了。

图片 1

  昊祯开始频繁的出差,各地奔走,那些画在纸上的设计图,那些用线条勾画出的被称为建筑的东西占据了他些许的时间。静沐常常回到两个人住的地方,把所有的灯都打开,然后在无尽的等待中迎来睡意,却很少迎回昊祯。

“我想我的绥儿了,怎么办,怎样死才不痛苦。”

昨天练完车回家,突然收到一条私信,
一个刚毕业的粉丝跟我说,毕业才两个月,却有了一辈子就这样的感觉,好像一下子就把生活看到了头。

  那年夏天,阳光在天空中经久不散,温度的热吻下,静沐一个人拖着厚重的行李箱,在车站外徘徊茫然。迎新处的旗子在烈日下显得模糊,静沐眨了眨眼睛,深深地看了眼旗帜上的那个学校标记。

       
沐跟着念来到墓地,念把花放在其中的墓上。笑着说道:“绥儿,我来看你啦。我还带了个帅哥来,看看是不是和我当年一样帅呀。”沐看着念对着墓碑有说有笑,各种表情,像与活人对话一般,沐也是哭笑不得。不过之前悬着的心已放下,知道他是来看老伴的。

而那些真正不喜欢的人,他们会把这些讨厌化成自己前行的力量,他们利用下班周末时间给自己充电,奔着自己的兴趣去学喜欢的专业,而你下班却总是无所事事,追剧、葛优躺等等。

图片 2

“死了。”晴天霹雳,沐想起那晚向念解释安乐死的事。

是啊,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我们想着自己将来在一座高楼大厦里干着光鲜亮丽的工作。晚上回家,贴张面膜躺在舒服温暖的沙发上,退掉一天的疲倦。

  ——很久以前,想着这个故事如何开始,如何结局,但是没想到的是在时光里辗转的人,终究在那些明媚的阳光里走散,青春,一场未开始便已谢幕的剧,就此别过,各自安好。

       
明月高挂,却与这灯火通明的城市格格不入。不一会儿,原本皎洁无暇的月像一位化好妆却无人欣赏的小姑凉羞涩得拿一块黑布把自己遮住。这好像并没有人注意到。

看到她的回答,我居然眼睛有些湿润。

  那些为他在夜晚亮着的光没了,沙发上开始有了灰尘,而当他发现洗漱室少了只有一把牙刷的时候,所有的神经僵硬了。他想起一天前静沐打来的那些电话,当时的他一次一次的挂掉了,然后静沐发了“呵呵”两个字。

“我准备要做手术了,但那太痛苦了,我不想”……

每天除了加不完的班,就是永远不够花的钱。

  1

一元短篇小说训练营  127号    Mr.Ch’y

听着她的这句话,总感觉她底气特别足。是啊,一个漂亮又有钱的单身女士有啥好怕的哪!

  最爱不过心头,名利双收为重。铭心遗爱望空,往往匆匆似梦。

沐顿时懵了,念说的问题让他措手不及。他便跟念说了一大堆东西,还试着转移话题。还好,念睡着了。

那时妈妈打一回电话,都不敢多说几句,就怕妈妈几句煽情的问候,而让一直撑着不哭的自己在电话里大喊,妈,北京真不好,我想回家。

  昊祯负责的将静沐送上了校车,然后挥手再见,静沐呆呆的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身影。彼时的静沐哪里知道,有些人是注定的缘,注定相遇别离,爱恨两难。

       
翌日,沐被公司电话吵醒,念也醒了。对沐说“先回去吧,我能走能跳的,可是不需要你照顾喔。”沐见念与平常无异,有说有笑的,就没把昨晚的事放心里。道声别,就匆匆走了。

没有什么捷径而言,能熬过来的,无非就是倔强的咬紧牙死撑过来的。

  3

       
老人叫念,沐是在做义工探访老人时认识念,念很健谈,还会和义工去探访别的老人,他就像个老顽童,整天笑逐颜开,一点儿都不像有重病的老人。沐与念也算一见如故,俩人刚见面时就谈天说地,一年的时间使他俩更熟络。念在沐面前一直都像个老顽童,今晚念突然的忧郁却是使沐有点担心。

很多时候我们都喜欢抱怨,我们不喜欢当下的工作,和当下的同事处不来,可是我们却忘记了行动的力量,我们其实都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却,长记那年景色,难忘怀。

“放心,就是陪陪我。”沐看着老人沧桑的面孔,眼泪在眼眶打滚,不忍心拒绝。

现在的表姐已经30岁了,但是她依旧风风火火,特立独行,身边也有一大堆追求者,但是她都没有选择,她说:我一定会遇到那个对的人,她不介意我的强势,不介意我的坏脾气,不介意我有时忙着工作忘了他,如果没有,我也不会将就。

  当昊祯一次一次的信息没有得到静沐回复,一次一次的电话只听到恩、啊、额的时候,昊祯也发现自己的心情开始变得复杂,变得患得患失。

     
“绥儿,下面还好吧,我很快就下去陪你了。”念喃喃自语,哭了起来。沐以为他太想老伴了。刚才听到念说的他老伴的事,沐走过去拍着念的肩膀,

表姐阿雯就是这样一个人。

  昊祯没有带她去吃什么烛光晚餐,但是带她去吃了自己最爱的火锅,静沐偷偷的想,肯定是表姐告诉过他,所以他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然为什么桌子上全是最爱的肉呢?

“都怪我。呵呵,原来是我,哪有帮到别人。”沐哭了。

“毕业以后,满怀着希望,一份一份简历往外投,却总是石沉大海。好不容易收到一份面试通知,看着公司和岗位,自己却不那么情愿。明明干的工作有多么不喜欢,公司的老员工对自己吆五喝六,心里不爽到恨不得掀桌子走人,可是一想到吃喝拉撒睡,还是默默地继续当着孙子。”

  谁,素衣当风,温雅情长。

       
也许是沐那忧郁的眼神,一个人孤单的身影让人觉得迷人。短短十分钟就有几个女人来搭讪,沐还是不知趣的回绝了。

表姐在国外学习的时候,选择了经商,毕业后进入一家刚刚成立的企业,跟着企业一块成长,现在已经做到了总经理的位置,年薪百万。

  静沐愣愣的看着昊帧,昊祯接过电话,“等过几天带她去见我的父母,然后再去吧”。

         
沐如约去见念,念说要沐陪他回故乡一趟。沐也没多问什么,便和念去火车站买了车票,赶往念的故乡。“好久没坐过火车了。”念发出一声轻叹。

但现在自己工作后才发现,想象和梦想总是相差的有些可怕。

  “恋爱是件慎重的事情,你要确定你们真的是彼此的唯一,如果真觉得自己很喜欢他,而且也不害怕爱情里的那些伤害,那么就勇敢的走下去。”

     
月光轻柔地抚摸着这墓地,随着沐缓缓走来,月羞怯地把月光收回去。沐对着墓碑笑说道“是啊,是啊。解脱了吧。来,今晚不醉不归。”

那时工作出一点差错,被领导就否定了你全部的辛劳,还要挨一顿批。

  “我管你堂妹还是”静沐的话还没说完,突然说不下去,昊祯说的那个女孩子,昨晚的那个女孩子,他的堂妹?静沐张大了嘴,吞下了剩下的话,然后,突然笑开了。“堂妹就堂妹,我又没说不是。”

       
一路上,沐与念如往常一般互相调侃,取乐。俩人下车吃饭过后,念把沐带到他祖屋,一本正经说道:“你先呆在这吧,我等下去的地方有点晦气,不要跟来。”沐哪里肯让他一个人,出事了怎么办,本来就是不放心才跟来的。于是各种耍赖,念出于无奈只好带上沐。

那时每天加班不到凌晨都不要说你热爱工作,这是公司员工的口头禅。

  静沐的忐忑不安让昊祯越发的想笑,在他心里,静沐是那般的可爱动人,即使她有着自己的固执,倔强,顽固,可是,她都始终是他的静沐。

“还好吧,音响挺不错的。”沐回答到。

她在自己的高考的时候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考取了东北一所二本院校,去上大学的那一天,她拉着我的手说:晞沐,将来我一定要赚很多很多的钱,我要去国外留学,我要看更多美好的世界。

  静沐带着昊祯回去的时候,表姐也在。静沐爸爸只看了一眼昊祯,然后又看着自己手里的报纸,可是眼角的余光却时不时的瞥着昊祯。静沐妈妈接过昊祯的礼物,不断地让昊祯坐,让静沐又是端水果又是拿点心的,看的表姐在一旁只叫“姑姑偏心”,惹来静沐妈妈的白眼。

晚饭过后,看了一会儿电视,念便回房睡了。也许是今天太累了吧,沐想。

那时为了转移自己的脆弱,晚上我拼了命的赶稿,写到写不出东西的时候,我也会绕着小区的花园跑几圈,

  所有的故事都会有结局,可是此时的昊祯却便不想画上这个代表着结束的句号,他提起毛笔在白色的墙壁上写下了,“持续着-我们持续着的事,”.

“那今晚就不醉不归咯”老人笑得更灿烂了,沐翻了白眼盯着他说道:“您老就别喝酒啦。”老人却好像没听见一样,反而叫人调酒,独自一人喝了起来。沐见状,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又怕老人出什么事,只好坐下了。老人却得寸进尺,要沐一起喝,还叫了陪酒的来陪喝。沐竟然与老人劈酒,high了起来。

空余的时间,还可以报个班,学学插花,学学烘焙,将自己的房间打扫的一尘不染。

  连日暖阳当空,多情温雅融融。南窗几片黄叶,钟情以待残冬。

“沐,我不想活这么久了。”

好让自己没有那么多时间想东想西。好让自己可以快速的成长。

  于是,那一晚,静沐看见了许多光怪陆离的梦,比如昊祯牵着别人的手从自己面前走过,又比如自己和昊祯在礼堂里聆听教父的祝福。无论梦里如何,表姐在静沐的思绪里种下了喜欢一词。

       
沐抬了一下头,看了一眼天空,便走进了旁边的酒吧。沐坐在早已订好的酒吧卡座上,默默喝着酒,文静的他与酒吧中玩得疯癫的人形成鲜明的对比。一女人穿着短裙,一件背心尽显身材,她走了过来
“hey,帅哥,一个人吗,我可以坐下来聊聊吗?”女人拿着一杯酒,微笑说道。沐看着她,淡淡说到:“对不起,我在等人。”女人见沐如此不识趣,也没有逗留。

03

  时光飞逝,这个小学生作文里常常出现的成语,在现实里多了一份无奈,也带着一份沧桑,对于静沐来说,它是期待,在过去的三年里,这个女子越发的动人,她想,她要快一点成为那个与昊祯一起走进礼堂聆听教父祝福的自己。

“好吧,现在先送你回家吧。”沐回答到。

那么很多年过去了,他们真的做自己喜欢的事还养活着自己赚了更多的钱,而你却觉得自己活得越来越没意思了,换句难听的话,你觉得自己在等死。

  “那么现在可以请静沐小姐和我一起去吃东西吗?”昊祯很绅士的伸出了手,还特别郑重的半弯着身子,抬头对手静沐明亮的眼。

沐公司的事情忙完早已过了两天,这晚沐趴在床上,早已睡着。晌午,沐揉揉眼睛,看到手机有昨晚的短信“我走了,我的知己,在最后一年遇到你也算我的造化吧。”

01

  当昊祯拦住静沐的时候,静沐的脑袋晕晕的,世界果真很小啊。可是,静沐哪里能想到多年后的自己一遍一遍的感叹世界之大,一个人的失踪就是再也不见。

“不用了,我司机会送我回去的,你自己一个人回家小心点。”刚说完,一辆小车停在他们面前,沐看着老人上车,感觉自己有点看不透这老人。

有时加班到累的头晕目眩,伴着稀疏星辰回到房子,看着房间里没有一丝的烟火气,然后反复的问自己:我这辈子就真的这样吗?毕业就是要这么给人当头一棒吗?

  的时候,静沐不止一次对着天花板发呆,昊祯是真的很忙吧。

       
曲终人散,沐扶着老人走出酒吧,老人突然说到:“孩子,后天陪我去个地方吧。”沐一时间反应不来。

怎么会有这样的感受?我言简意赅的询问。

  “什么意思?”昊祯试探的问。

       
天公倒是作美,乌云遮住热辣的太阳,偶尔一阵微笑吹来,倒也泌人心脾。念呆呆看着墓碑,偶尔说上几句,这一看就是三个时辰。沐也静静坐在一旁,没有打扰。

04

  3

图片 3

现如今我已经24岁,单身,没有钱,但我却不慌不忙很平静,因为知道努力的方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知道自己要成为怎样的人,即便我依旧单身,我也会成为漂亮又有钱的单身女性,就算死我也会死在钱堆里。

  人生四大悲哀:爱不得,恨不能,得不到,失不甘。于是,在爱恨得失之间,人类无数次祈求找到平衡点,让自己能够幸福,但是,上苍哪里会如人所愿呢?

       
半夜,外面电闪雷鸣,大雨磅礴的。沐房门被人敲响,沐觉得奇怪,就打开房门。只见念一脸委屈,半撒娇说“我怕,可以一起睡吗?”沐看着这小孩般的念,哭笑不得,只得让他进来。

直到现在很多年过去了,也许我们会对自己一个人孤身在外打拼的那段暗灰色流年充满了恐惧,可也是那段岁月成就了后来越来越好的自己。

  也难怪静沐抱怨学校的环境,本就不是什么特别好的大学,加上她在的老校区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出售,不知道她们是幸还是不幸,成为了古老砖墙里最后的学生。许多随来的学生,都是哭哭啼啼的抱怨,甚至少数的女孩子还在要求父母办理离校手续,气的辅导老师跳脚抗议。而静沐除了和表姐发泄外,其实很乖的在学校里上课学习。

北京,这个城市实在是拥挤,要淹没一个人是多么的容易,汽车像白帆在无穷止境的海面上漂浮,此时的你依如浩瀚大海里一座孤独的岛,绝望的矗立在那里,不说一句话。

  静沐记得昊祯接过通知书,在一群起哄的学长学姐凝重的注视下,拖走了静沐可爱的阿狸行李箱,静沐好像看见阿狸真的在冲自己眨眼睛,可爱的让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在疼痛袭来的时候,那个行李箱上的阿狸,依旧只是定格的画面。

四年后,表姐真的收到了国外某所高校的offer。那几天我听到最多的就是阿姨们对表姐说:一个女孩子读那么多书没有用,还是赶紧找份好工作吧。但是表姐坚持去国外读书,大家谁也拗不过。

  “干吗?”静沐紧咬着小嘴唇,以至于找不到开场的方式,生硬冰冷的开口。

突然想到了自己毕业的那一年,一起毕业的同学有的选择了结婚生子,开始了相夫教子不再为房租担心的日子,有的回老家考取了公务员或者父母给安排了一份工作,开始安逸轻松舒适的生活,而无所靠头的我只身一人北上,只为自己那微不足道的却是快乐的理想。

  时间的指针从不会停留,天若有情天亦老,有些事情越发的脱离了轨道。

那时听着这句话,总感觉有些天方夜谭,大家谁也没有在意。

  静沐记得清明的那一天,那个细雨纷纷

图片 4

  “还是你觉得我们太小了?”静沐又小心翼翼的询问。

假期的时候,约三两朋友做做美容,喝喝下午茶,没事的时候去健身房练练力量。

  昊祯看着出现在自己公司的新同事,眼睛睁得圆圆的,在旁人不解的眼神中,紧紧的拥住了静沐,他想起昨天电话里,静沐说的今天会给自己惊喜,而此刻,他是真的又惊又喜。

生活从来没有对任何人不公,所有人其实都是这样过来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