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的高等高校统一招考,那个时候的爱恋_都市言情_好医学网

三年珍贵的高中时光恍然而过,经过了竞争激烈的高考预选,陈阳和高彩凤他们也要参加来之不易的正式高考了。提前一周,学校就停课,让同学们自由复习或者回家休整。高考前有三件事在他俩的人生坐标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记,美好而甜蜜!

高彩凤在县城漫无目的地走着,一边走一边淌眼泪,她不知该走向哪里?还是班主任杨老师善解人意,待人真好。他远远瞧见高彩凤蔫头耷脑、痛不欲生的样子,急忙走过来,面带笑容,亲切地鼓励她说:“高彩凤,你距离分数线很近呀,像你这学习水平,补习一年明年百分之百能考上!别灰心,想开些,注意拿定,九月开学就来上复习班吧!”经杨老师一提醒,高彩凤这才稳住了心,收回了寻死觅活的怪念头,打起精神回家了。

图片 1

高考三天前的那个下午,高彩凤在学生灶买了一碗面,匆匆吃完,随后在校门口的小卖部买了一包口香糖,便来到校外马路的十字路口,焦急地等着陈阳。她时不时朝陈阳家村庄的方向探头张望。一个月前他们县有史以来的火车通车运行了,他俩从小都没见过火车坐过火车,现在终于有机会有时间一起去看火车了。如果他俩今年考上大学就能一起坐上火车冲出闭塞的小地方到大城市开眼界长见识。此时,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陈阳很远看见了彩凤向她飞奔而来。他俩边走边嚼着口香糖,自由人似的。沿着千河北岸,走过千桥,来到南岸,爬上一段陡坡,一条新修的铁路从西向东笔直地展现在他们面前。一根根枕木仿佛一层层知识的阶梯,正等待他们去登攀。他俩兴奋地跳上枕木,像小时候过河踩趔石一样轻快地走动起来,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快得成了跨栏运动员,你追我赶,冲向前去。不知过了多久,跑累了,跑困了,走不动了,他俩停下来坐在铁轨上休息。抬眼望,远处的千山连绵起伏,好高好大,山顶上白云朵朵,悠闲自在。看脚下,千河水在静静地流淌着,云的倒影一动不动漂浮在水中的天空。河对岸的县城变化不大,没有电视上看到的高楼大厦、广场公园。河边公路上一辆又一辆运货卡车疾驰而过,后面刮起的尘土久久不散。自古以来,这个偏僻落后的山城小县除了翻山越岭的公路就与世隔绝了,在这里修通铁路真是一件开天辟地、利县利民、功德无量的大事情。听说这条通向山外的铁路要穿越十三条隧道。高彩凤的哥哥前年冬天就加入了南山修铁路的民工队伍,忍冻挨饿,放炮开山,挖方运土,整天忙得像个土人,累得腰酸背痛。她哥挣的第一月工资126元却被一个工友骗去。彩凤背地里为哥哥不知哭了多少次,就在高考放假停课的时候,彩凤哥给她来送生活费,顺便看望她,说南山修铁路的后续工程还能持续一年多他就能再挣一年钱。她哥没念下书只有出苦力挣钱,希望妹妹别走他的老路,成为一个靠文化知识吃轻松饭的人。彩凤讲述着,陈阳耐心地听着,共同的境遇将两颗心紧紧地连在一起,那就是:农村娃只有通过高考才能改变命运,改变贫穷的家庭面貌。他们要尽大努力,勇敢拼搏,赢得高考的胜利!他俩心中的底气还是很足的,因为后一次模考在全校应届文科生排名里陈阳第一,高彩凤第三。代课老师都认为只要发挥正常,他俩在所有同学中考上大学的把握是大的!

高考四天前,陈阳和高彩凤约定他们步行去距离学校十几里的灵泉寺求神拜佛,保佑他俩胜利通过高考,跳出农门。天高云淡,风和日丽,他俩走出气氛紧张的学校,像两只快活的小鸟,一路上有说有笑迈进了千河北岸镶嵌在半山坡的寺庙大门。寺内空寂无人,阴森可怖。他俩大着胆子,径直来到布满灰尘的观世音菩萨像跟前。高彩凤在功德箱里放了五元香火钱,突然“扑通”一声跪在神像脚下,陈阳也跟着跪下。他们神情庄重,抬头望着菩萨似笑非笑的面容,只听高彩凤大声诉说:“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祈求您一定保佑我俩今年考上大学,为我们的升学助一臂之力。您一定保佑我们最好考上北京那里的大学。如果在北京上大学了,我一定要带着为我受苦受累的父母去首都旅游,参观他们向往已久的天安门,瞻仰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遗容。我爹妈活了大半辈子,从没外出过,累死累活在山沟里,太委屈他们了。我一定要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如果做不到这些,我甘愿接受惩罚,即使天打雷劈!”陈阳在一旁听着听着感觉不对劲,疑惑不解地望着高彩凤说:“你怎么敢发这样的毒誓?太迷信了吧!”随后,陈阳拉起高彩凤的手啥话也没说就飞快地跑下山坡。“七分努力,三分运气,你等我在神面前把话说完呀!”高彩凤责怪陈阳。“我的想法是咱们在学业上只要尽力了就行,结果嘛,顺其自然,不必强求!”彩凤反驳说:“我和你不一样,我的家境不好,父母年龄又大了。而且我长相不说残疾吧,但有缺陷。考不上大学在农村除了嫁人没有任何出路。我太想上大学了,为此我简直要发疯了!”他们争论着,还没走上公路,突然头顶乌云密布,巨大的雷声像炮弹一样在云层炸响,紧接着指头蛋大的冰雹夹杂着雨点劈头盖脸,猛砸猛灌下来。陈阳撒腿就跑,跑出十步之远,回头看——彩凤落在后面,腿一瘸一拐。原来她的左脚歪了。他又折回来,提出要背彩凤走,彩凤说她的脚不严重自己能走。就这样他陪着彩凤在暴风雨中深一脚浅一脚向前赶路。由于路边没有任何可以避雨的地方,几分钟光景,两人的衣服全湿透了,像刚从水里爬出来似的,倒霉死了。老天爷好像在跟他们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命运之神也似乎要故意捉弄他们一番。面对即将来临的人生大考,结果究竟怎样呢?吉凶未卜啊!但他们还是充满信心地返回学校。这时,雨停了,太阳出来了,雨后的千河两岸、天空大地像人清洗过一样,干净明丽,心旷神怡!

你可曾感觉这是一个男人走向光明的背影

陈阳身形矮小、壮实,有三黑:脸黑、皮肤黑、穿的布鞋黑;少年包拯、非洲黑娃形容他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与班上其他高大帅气的男生相比他很土气。而高彩凤生得不同凡响,有三“长”:脸长、头发长、腿长。高彩凤的脸出奇地长,而眼睛却小成两条缝,背后好多男生叫她“驴脸”。要不是长头发遮掩,那长脸像吊死鬼一样简直能把人吓死。她人不高,但由于两条腿长,显得身材高挑。瞧背影楚楚动人,转过身面目狰狞。同学们私下议论,除了学习,两个没有任何吸引力的丑男丑女竟然“丑气”相通了,令人感到好笑、好玩!

整个暑假高彩凤在农村帮父母喂牛养蚕,锄地割草,干些力所能及的农活,内心的压抑和痛苦无法排遣,只能靠阅读几本小说和听收音机打发光阴,其中宝鸡广播电台的每周一歌是她的必听节目。一连七天,她陷入孟庭苇的歌《风里的梦》营造的氛围中无法自拔!

周末高彩凤不回家时,她就和陈阳一起在教室做作业。作业做累了,陈阳喜欢唱流行歌,高彩凤不会唱但喜欢听他唱。有个周六早晨,陈阳兴致很高,放开嗓子一连唱了三首歌:《一无所有》、《涛声依旧》和《小芳》。隔壁高三的一个班正在进行周末练考。也许歌声影响了他们考试答题。没等到下课铃响,一个身材高大、脸长横肉、一只斜眼的男生凶神恶煞般一脚踹开他们教室的门,飞奔到陈阳跟前,二话没说,抡起巴掌“啪啪啪”打在陈阳脸上,疼得他眼冒金星。两个自我陶醉的少男少女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听那个高三男生扔下“狗男女”三个字扬长而去。猝不及防啊,高彩凤急忙站起来扶住陈阳,说:“不要紧吧?狗拉耗子多管闲事,咱唱咱的,碍他什么事了!”“没事,咱们做作业吧!”陈阳缓过气来,轻声说。

像打仗一样,三天紧张激烈的高考终于结束了,但还不能长长地舒一口气,他们各自回家在黑色的七月炼狱般苦苦地等待着十五天后高考分数的张榜公布!

(四)

那年的高考,那年的爱恋

第一件,求神拜佛为高考

这片残月该向谁道声See you tomorrow!

陈阳父母是城郊菜农,他是走读生,吃住在家。而高彩凤家在乡下,她是住校生,每四周回趟家时正好要经过陈阳家的村庄。这样,陈阳可以骑自行车接送她一段路程。她也把从家里带来的新鲜水果比如苹果、桃子、梨等分享给陈阳吃。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心里有我,我心里有你,朴素纯真的情感在两人心里仿佛校墙外千河边嫩绿的水草蓬勃生长。每天吃过晚饭,上自习前,他们相约来到千河边一起读书,一起记诵文史知识和英语单词。微风习习,草香幽幽,流水淙淙,书声琅琅,你问我答,你考我背,同窗伴读,其乐无穷啊!

为什么人间的悲剧让我扮演

(三)

下一个日出日落为谁停留

下晚自习后,他们还要一起在学校后面的大操场散散步,跑一跑,放松放松紧张一天的大脑。一轮明月从千湖东边升起,把清辉洒向浩淼的水域,洒向岸边的村舍,洒向宁静的校园。夜凉如水,月色迷离,他俩肩并肩悄无声息地走着,偶尔谈论几个白天学习中遇到的问题,直到熄灯铃声响起才依依惜别,一个走向宿舍,一个走回家。

你可曾想起这是一个女人破碎的梦境

那年的高考,那年的爱恋(连载三、四)

夕阳快要落山了,千河南北半明半暗。突然,远处传来火车的汽笛声,陈阳和高彩凤急忙起身,走下铁轨地基。他们站在不远的地方恭敬地迎候着现代文明的使者的到来。一束强烈的白光伴随着轰轰隆隆的响声越来越近,眨眼功夫,一条绿色的长龙从身旁呼啸而过,刮起的风几乎要将他们吹倒。车轮与钢轨碰撞而发出的咔嚓声摄人心魄,他们真想飞上火车,随它而去,带着梦想,带着希望!火车无情地开走了,他们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惆怅油然而生。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也不正像一列即将到来的火车吗?全国乘车的学生那么多,他俩能挤上去吗?

千山巍巍,千水悠悠,眺山傍水的千阳中学成为一代代千阳学子梦想腾飞的起点,也见证着一幕幕铭心刻骨的爱恋和记忆!

第三件,夜看录像两情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