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内首部文化遗产传播剧《遇见大运河》将拉开世界巡演之旅

宋爱国说,埃及是“一带一路”构想的重要参与国,民心相通又是构想的重要内容。“一带一路”提出后,中埃在文化交流方面做了许多工作,特别是2016中埃文化年期间,在两国20多个城市举办了众多精彩活动,受众达2000万人。如今,杭州歌剧舞剧院携《遇见大运河》来埃及演出,让两国都拥有的以航运为目的的运河不断延伸,成为文化交流的纽带,而且这个纽带富有诗情画意。

作为一部文化遗产传播剧,剧组在创作之初就设计了国内国际两条巡演线路。

图片 1资料图:崔巍
何蒋勇 摄

图片 2

开罗歌剧院主厅内,中国驻埃及大使宋爱国和埃及文化部部长希勒米·纳姆纳姆、开罗歌剧院院长伊楠斯·阿卜杜戴一姆等130多位埃及文化艺术界人士,以及千余名观众观看了演出。

图片 3《遇见大运河》剧照
杭州歌剧舞剧院供图

“所以我觉得文化‘走出去’最重要的是它能够引起共鸣。”崔巍强调,“这样的文化交流才能起到真正的作用和价值。”

舞剧《遇见大运河》是中国首部文化遗产传播剧,不仅展现了大运河的历史风貌,而且强烈地表达了对真实、完整的文化遗产的现实命运的思考。《遇见大运河》由杭州歌剧舞剧院汇集国内外顶尖高手、历经3年磨砺而成,是来自不同地域、不同文化观念的艺术家和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者向人类文明的共同致敬之作。导演崔巍现任杭州歌剧舞剧院院长、国家一级导演,曾推出舞蹈诗剧《阿姐鼓》、音乐大典《雷峰夕照》等作品,荣获“文华奖”等多项国内外大奖。作曲设计由曾参与2008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中心工作的好莱坞作曲家克劳斯·巴德尔特出任,他曾为《珍珠港》《碟中谍》等多部获奖影片作曲,多次获奥斯卡奖提名。此外,为使该剧尊重大运河的历史文化,特邀中国文物学会大运河专委会专家担任该剧的文化遗产传播顾问。

《遇见大运河》的“世界运河遇见之旅”,每个巡演站点运河都对当地社会发展发挥过重要作用,运河在当地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有了这样的背景,文化交流便有了天然的亲近性。“如果关于苏伊士或巴拿马运河的剧目来我国演出,你是不是也想看一看?”崔巍说。

在国家艺术基金扶持下,《遇见大运河》即将开启国际巡演既“世界运河遇见之旅”。它将用文化遗产这一世界语言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精神,助力杭州乃至中国的国际化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杭州歌剧舞剧院院长崔巍认为,传承、保护文化遗产不但要立足于历史,更要传达它与当下的关系,特别是在创作相关文艺作品时,“激发时代共鸣,回应时代精神诉求”是实现中外“民心相通”,延续作品生命力的关键。

舞蹈传播运河文化遗产

崔巍同时认为,坚持演出剧院高端化和观众本地化,也是保证文化交流效果的重要手段。30日《遇见大运河》在亚历山大演出后,中国驻亚历山大总领事徐南山说,750座的主厅,75%以上都是埃及观众,掌声说明了一切。非常感谢《遇见大运河》,这部剧为后续中国文化走进亚历山大又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遇见大运河》是国内首部文化遗产传播剧。全剧贯穿两条主线。一条是寻踪大运河历史时空的艺术家;一条是以“开凿、繁荣、遗忘、又见运河”为脉络的千年文化遗产。

在她看来,一部优秀的文艺作品能够反映出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其中所蕴含的追求真善美的内涵,是全世界人民共同的追求和向往,因而能够传递一种共通的精神。

舞剧分为“开凿”“繁荣”“遗忘”“又见运河”四幕,讲述了中国大运河的千年兴衰。导演崔巍告诉记者,团队在创作过程中反复思考如何在一个半小时内呈现大运河这一厚重的历史题材。“目前,从演出效果看,对于中国大运河的提炼,舞剧是准确、有前瞻性的。”在她看来,创作展现了大运河的历史风貌,而且强烈表达出对真实、完整的文化遗产现实命运的思考和判断。“舞剧不仅是一次宏大的文化遗产传播行动,更是对中国大运河文化遗产价值的一次综合提取、展现与全新表达”。

图④、图⑤:《遇见大运河》剧组在埃及金字塔和苏伊士运河岸采风。
图⑥:《遇见大运河》剧组演员同埃及艺术研究院师生合影留念。 荣 平摄

此次,巡演剧组将走过美国、德国、法国、英国、埃及、巴拿马、新加坡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遇见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基尔运河、莫斯科运河、伊利运河、彻斯特运河等十多条世界最著名的运河。

从创作之初到现今,《遇见大运河》已经走过了6年时间。期间,崔巍带着团队走完了中国大运河沿线的六省两市,而后又相继走进了法国米迪运河、德国基尔运河、埃及苏伊士运河、希腊科林斯运河。

第二幕“繁荣”中,男主角跟随着女主角的脚步,看到中国大运河在各个历史阶段创造出的一幕幕辉煌:运河边的小桥流水人家,两岸璀璨的民间文化,漕运的诞生和发展等。中国的悠久历史、运河承载的文化,深深地吸引了俄罗斯观众。观众女大学生玛丽娅激动地表示,“我知道中国历史悠久,知道长江,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条美丽的人工开凿河流,而且那里是如此繁荣”,演员们的表演“太让人感到震撼了”。

截至2016年12月,剧组已完成国内巡演,走过大运河沿线六省两市,“遇见”14万名观众。

在中国大运河申遗期间,《遇见大运河》启动了国内巡演。截至2016年12月,剧组已走过大运河沿线六省两市(江苏、安徽、浙江、河南、山东、河北、天津、北京),演出总计百余场,遇见14万名观众,采风、巡演行程50000多公里。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小百花越剧院副院长、浙江越剧团副团长王滨梅同样认为在文化交流中,引发共鸣,达到“民心相通”至关重要,“心相通就是文化的相通。”

从最初创意到创作、公演、巡演,舞剧《遇见大运河》历时10年。创作团队的梦想,是将来沿着两条路线呈现这部作品:一条是沿中国大运河六省、两市巡演传播,另一条是走世界运河。他们希望,通过国内外巡演,唤起人们保护运河、传承运河文化的意识,通过展示运河文化,将中国灿烂的文化传播于世界,让世界认识、了解中华民族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中的努力与贡献。最终,《遇见大运河》主创团队的梦想得以实现。

编者按:一部不带字幕的中国舞剧,如何在海外传播中国文化遗产与环境保护的理念与成果?一次以剧为媒的文化交流,为何能在埃及政界、学界等多个界别引发广泛反响?“一带一路”构想下,面对日益频繁的对外文化交流,中国文化在走出去的同时,如何走进当地人民,为民心相通做好桥梁与纽带?国内首部文化遗产传播剧《遇见大运河》的海外实践,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启示和思考。

图片 4《遇见大运河》剧照
杭州歌剧舞剧院供图

王滨梅举例浙江越剧团近期打造的越剧古装剧《游子吟》,就是围绕“传递优良的家风家教、家庭和睦、母慈子孝”这些传统美德来展开,“这也是全世界各族人民所崇尚的美德,具有民族共通性,也就能得到更广泛的喜爱,在文化传播交流中起到很好的作用。”

在中俄建交70周年之际,《遇见大运河》来到了莫斯科,在克里姆林宫剧院的舞台上大放光彩。走出剧场,观众们意犹未尽,还在热烈讨论演员曼妙的舞姿、华美的服装以及运河的风韵。毫无疑问,这部中国独特的舞剧让莫斯科观众折服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