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大巴上的一段爱情小好玩的事

地铁站台上人很多,拥挤、混乱,我早就习惯了,这不过是北京普通的一天早上7点45分。

1

我每天都赶在这个时间左右来到地铁站,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保证在下了地铁转乘公交车赶到公司上班不会迟到。还有一个原因,我常常在这个时间看到一个姑娘,一个我喜欢的姑娘,一个大多数人都会喜欢的姑娘。

他是一名程序员,有人叫他程序猿。

她常常穿着浅色的衣服,修长的身材,淡淡地站在人群中,仿佛一朵在风中微微摇曳的百合花,散发出幽幽的清香。我总是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默默地看着她的侧脸,她有一个小巧微翘的鼻子,在地铁站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三十岁不到,头发就开始稀疏。没有运动,没有朋友。薪水本不错,但是家里老父亲患尿毒症每月的花销都很大。他先把车卖了,又把三年前买的二室一厅的房子租了出去,自己在城中村黄贝岭租了一个单间。省出来的钱就可以寄给在农村的老父老母。老夫老母省吃俭用,辛苦了一辈子,他想给他们多一些钱买好吃的、穿好看的。

每次,不管人再多,我都能很快发现她的身影。因为我很熟悉她的背影,她走路的姿势,她轻抚头发的手,即便是她不时变换的发型也在我心里深深烙下了一扫就能自动识别的二维码。

为了香蕉(他戏称薪水为香蕉),他早上八点半来到公司,除了中午吃饭时间,坐在电脑前不停写代码直到六点下班。有时候,靠着一碗方便面,他还要加班到深夜。

当然,也不是每天都能看见她,看不到她我的心就会很失落,连早饭都没心情吃了。不过今天很幸运,我走下地铁站台,第一眼就看到了她。今天她穿着一件浅粉色的长款羽绒服,微卷的长发温柔地披在身后,看着就让我觉得心里很温暖。

他想过离开这环境,可除了写代码什么也不会,跳来跳去也没有跳出华强北科技圈。同事们有些离开了这个城市,可他不能。他来自农村,家里年迈的父母一直以在大城市工作的他为傲。就算回去了,靠什么吃饭和治病呢?高度近视什么农活也干不了。难不成让父母供养?

图片 1

每天早上,从昏黑的房间里醒来时,他感到特别难过:连太阳都吝啬把阳光照进来,温暖一下他幽暗的心房。他匆匆出门,匆匆在路边买一个肉包子,匆匆赶到黄贝岭地铁站,在进站前将包子吃完。

地铁来了,我随着她身后上了车,今天人格外地多,我被挤到了她的身旁。我的脸距离她的脸不超过30厘米,我的心跳得很快,这是要眩晕的节奏啊!我甚至不敢呼吸了,害怕惊扰了梦中的人儿。我痴痴地看着她的侧脸,这张让我魂牵梦萦的面孔啊,如果这时候我开始流鼻血,我想应该也是不过分的。

黄贝岭地铁站是换乘站,他要加快脚步,不然汹涌的换乘人群来了,连脸贴着门站的位置都没有。车来了,他正好也到了,还算从容走进车厢站在门口。他习惯站在门口,方便下车。

有风吹来,她的一丝头发拂在我的脸上,还有她微甜的香水味,我全身有种酥麻的感觉,这感觉该如何形容呢?我突然看到车身上有一张统一老坛酸菜牛肉面的宣传画,上面有句话正是我此刻的感受——这酸爽简直叫人不敢相信!

2

不远处有个人接了个电话,说道:“亲爱的,明天情人节想到哪里吃饭啊?”

对面那趟地铁正好到了,一群人像蝗虫一样冲过来。“嘟、嘟、嘟”,地铁响起关门警报又随之关闭,人群一半进来一半挡在门外。

情人节!没有情人的情人节!我的心揪紧般痛!明天就是情人节了,她会跟谁过情人节呢?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酸楚。

冲进来的人总是把车厢尤其是门口位置挤得满满的。”傻逼!挤个屁啊!”每次他都会在心里狂骂。

她好像也听到了,转过脸,似乎扫了我一眼,我屏住了呼吸。这时到站了,人群中一阵骚动,她被撞了一下,“啊!”她轻呼了一声,手机滑落了下来,说时迟那时快,我猛一伸手在半空中接住了手机,递给了她。

这次他骂不出来。挤过来的是一个姑娘,穿红色大衣,正好卡在他的胳肢窝下,而脑袋紧紧挨着他的下巴。他可以看见她的头发,甚至可以透过头发看见她的头皮。

她有些惊讶,旋即嫣然一笑道:“谢谢啊!你身手真快啊!”

“一点头皮屑也没有。”他看完头皮又看了看她的脸: “画了淡妆,挺精致。”

我做梦都没想到她会主动和我说话,她的声音很好听,笑容很好看,我想我的脸一定红了。

“这姑娘不简单啊,早上那么点功夫可以收拾得这么利索。”他摸摸自己脑门上油油的头发,又低头瞥了一眼身上全年不变的运动衣加牛仔裤装扮,不禁感慨。

“呵呵”,我傻笑着摸了摸头道,“没什么,我平时练过的。”我不敢看她的眼睛,只好盯着她的发梢。

让他更感慨的在后面。人肉贴着人肉,她还能掏出手机玩微信。不是他要偷看,而是眼睛躲不开那么亮的屏幕。

“我经常看到你呢!你住这儿附近吧?”

微信里她说,每天挤地铁的日子让她想哭。他想起刚工作的时候,地铁还没开通,挤公交的日子让他想哭。

她也注意过我吗?我的心狂跳起来,我猜全车厢的人都能听到我的心跳声。一种巨大的甜蜜感如山洪暴发般倾注进我的全身,我想我快融化了。

“未来会更好。“他想安慰一下她。可他不想想自己的现在,其实比过去也没好多少。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身形瘦一些,让她觉得宽裕一点。

“不,不是啊,我,我是转车到这儿坐地铁的。”我的嗓子有些发紧。

地铁到了在燕南站,她下了车,比他早一站。他目送她消失在扶手电梯,有点不舍。随之而来的是,一天的魂不守舍。他很想再见到她。

“哦。”她应了一声。

3

短暂的沉默,犹如一个世纪般漫长。

第二天,他眼巴巴看着对面冲过来的换乘人群。他看见她了,还是红色大衣。

我想自己必须要说些什么,我不想遗憾终生,我鼓起勇气,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

“快啊!快啊!快关门了!”他在心里呐喊。

“你知道吗?我关注你很久了,每天早上我都在地铁站期待你的出现,看到了你我就觉得北京是多么的美好,生活是多么的美好。”我感觉千言万语堵在喉咙里喷薄欲出,却无从说起。

她冲进来了,还是那招:双手交叉护住胸和胸前的包,低头挤进人与人之间的缝隙里。地铁一开动,她又掏出手机,还是聊微信。

图片 2

她说,她老板是个变态老处女,下班没地方去,只喜欢加班,还不乐意下属准时下班。

她的脸红了,含羞一笑,轻声道:“我哪有那么好?”

他忍不住笑了,心想:“哈哈,老处女啊,我是老处男,收了我吧。”

我急道:“你真的很好!非常好!我,我很喜欢你!”说完我热切地看着她,我真希望此时空中打出一个字幕,上书四个大字——“情深似海”。

她又接着说,希望有一个男朋友,加班时候在公司楼下等着她,她加完班走下楼,男朋友迎上来递给她一杯热牛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