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来在中途

  从来的不由自主

惟剩下些许被主子抛弃,来不及逃逸的余寇,隐于屋顶,树叶之上,默然垂泪,滴嗒滴嗒,哀声低叹。

太阳逐渐沉到一大片乌云里去了,担心地向下一看——天哪!乌云下竟是一大片可爱的黄色。被风吹散的那一片云,现在布满了整片天。

图片 1

  不由自主的路过了田野就笑

被风挟持而来的乌云亦成了它的帮凶,遮掩着不可告人的目的,用漆黑的颜色笼罩着一切生灵,施以压力。

波浪上有一条条或深或浅的白云,那深的像山脊,浅的好似飞机。再看一眼远处那满满沉淀了南天际的白云被子,抬头一看风已把波浪吹翻,翻了好一大片,好像西王母的钏子,一下划开了两片云,一片在上面任由风去翻腾;下面一片,像一缕缕缠绕的棉花糖,捥卷着太阳,眷恋着太阳。

   
来上班下班的一路上公交还在运行,地铁也一样,唯独路上的车少了很多,人也没有几个了,还有一些关了门的店面,和没有人打扫的街……仅剩几家不大不小的便利店里面放着恭喜发财的歌,从一旁路过不由自主的把自己带入过年的氛围。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有的呼啸着卷起一团团地上残留的纸张,杂物,把它抛上去,又甩下来,像一个寻趣的小孩,重复着这个粗暴的游戏,乐此不疲。

图片 2

图片 3

  不是眼泪那般酸楚或者幸福

黑色已幻化成雨,随着降临而消失。天空便也明朗起来,恍若当初。

小路上,不时有车辆行驶的马达声,骑着车子经过的人们不时交谈着,太阳慢慢穿过云层,于是树丛忽明忽暗。而那片被王母的钏子划上天空的云,被风吹开,吹成了一朵朵欢快的浪花,抬眼看时,头顶傲然一大白云柱……

         
今天腊月二十八离除夕还有两天,微博,朋友圈到处都是在家的各种温馨画面与在路上的回家心切。然而我还在厦门,可能比大多数人要多坚持一两天。

  然后变成雨、变成水、变成雾、变成云

不由自主的,就为路旁树上的清翠之叶,树旁的醺开稠花,生出一丝历经风雨后仍得以存的庆幸。

正叹服这自然界的无限神奇时,头顶那撼人的白柱已悠然顺风向东飘去了。这边风景独好,好天气,好心情。

明天我也回家了!前一个星期就在开始反复的收拾行李,箱子里的衣服装了又翻出来又装进去,回家的心情真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定的明天天下午出发,今天的一整晚可能都无法安然入睡。就算睡了也恐怕会醒好几次吧!因为生怕时间太晚了耽误行程。

  丝丝的凉意

兵分几路。

下午五点我的期盼与焦虑跟着车子一起启动,只希望汽车能如火箭般,快点,再快点……一路上尽管是一片漆黑我也认为是一道最美的风景线。沿途偶尔路过几户人家灯火通明,嬉笑一片仿佛从窗户透出来的光都是有温度的。

  裙摆和发丝

狂风呼啸,乌云遮天,电闪雷鸣,宛如极日来临,不由的催人战粟,感叹大自然的强硕,人类的卑微。

天空中,风轻云淡,几只黑色的小鸟轻快地掠过。

同样的车速向着家的方向不停的走,离厦门越来越远离家越来越近,我的那颗焦虑的心好像也慢慢的安定了下来。回家我一直在路上?

相关文章